71年氫彈投擲試驗出現險情,周恩來沉著指揮:不要緊張,再來一次

前言

71年氫彈投擲試驗出現險情,周恩來沉著指揮:不要緊張,再來一次

圖|中國投擲第一枚氫彈的主飛行員——楊國祥

“如果六十年代以來中國沒有原子彈、氫彈,沒有發射衛星,中國就不能叫有重要影響的大國,就沒有這樣的國際地位,這些東西反映一個民族的能力,也是一個民族、一個國家興旺發達的標誌。”

鄧小平一席話,深刻地揭示了兩彈一星在中國歷史發展程序中的地位。

背後無數科研專家、無數人所付出的辛酸血淚,終究有了回報。

在研製“兩彈一星”的過程中,楊國祥可以說只是滄海一粟,可他曾經肩負的歷史使命,卻是誰也比不上,因為那時他已經做好了準備。

“寧願犧牲,也不跳傘”

“彝族之鷹”

楊國祥有一個特有的榮譽稱號“彝族之鷹”。

之所以叫這個稱號,是因為楊國祥本身是一個彝族人,1958年楊國祥曾奉團黨委的命令,以自身經歷寫了一本小說,後來經整理出版,命名為《彝族之鷹》。

楊國祥是新中國培養的第一代飛行員,擁有過人的飛行本領。

當然更為榮耀的是,楊國祥後來被選為投擲中國第一枚氫彈的主飛行員。

1964年10月16日,新中國第一顆原子彈爆炸成功。

全體國人頓時歡欣鼓舞,可事實上原子彈一出現,就已經成為一種落後的核武器。

當時的西方國家,已經研製成功了威力更巨大的氫彈。

71年氫彈投擲試驗出現險情,周恩來沉著指揮:不要緊張,再來一次

圖|兩彈一星元勳——于敏

為了打破西方國家的核威脅,研製氫彈是重中之重,以于敏為首的科學家,經過經年累月的努力,成功解決了大量的理論問題。為氫彈的研製成功,奠定了基礎。

1967年6月17日,新中國第一枚氫彈在在中國西部地區試爆成功。

可想要氫彈具有實戰能力,就必須要有合適的運載方式。

當然運載的方式和工具非常多,究竟採用哪種方式比較合適?也是國防科委二機部九院的科學家們需要想的問題關鍵。

國防科委二機部九院氫設計所科學家陳幼齡找到楊國祥,經過充分的探討和論證後,決定採用國產的“強五戰鬥機”進行氫彈投擲試驗。

1970年4月,宋佔元師長命令楊國祥趕到江西320廠,時任空軍工程部外場部部長的張開秩現場通知楊國祥:“中央、國務院已批准用“強五戰鬥機”投擲氫彈。”

楊國祥作為投擲氫彈的主飛行員,要與廠裡的技術工程人員一起,研究探討並改進方案,通過幾個月的反覆論證試驗,證明“強五戰鬥機”效能可靠,可以作為氫彈投擲試驗的主力機型。

1970年12月14日,周總理主持召開中央會議,聽取國防科委副主任朱光亞的彙報,在這次會議上,周總理提出了幾個關鍵性的問題:

“彈已經掛上飛機,氣候忽然起了變化怎麼辦?”

“飛機載彈著陸試驗過嗎?”

“萬一彈投不下來怎麼辦?”

“飛機載彈返回機場時,意外發生脫鉤怎麼辦?”

從這一側面,也反應出了周總理對於核試驗的高度認真仔細。

71年氫彈投擲試驗出現險情,周恩來沉著指揮:不要緊張,再來一次

圖|周總理

事實上周總理作為中國兩彈一星事業的決策者,早在前兩次核試驗中,就對各項工作提出過嚴格的要求。

後來根據張愛萍、劉西堯的總結,形成16字的方針:

“嚴肅認真,周到仔細,穩妥可靠,萬無一失”

這次會議上,周總理再次強調了十六字方針的內容,並理語重心長的告誡大家:

“核試驗關係重大,絕不能有一絲一毫的馬虎,我們國家窮,做什麼事情都要考慮周到,略有失誤,就會給國家人民造成負擔。”

在會議前半個月,作為氫彈投擲的主飛行員,就已經投入到了緊張的訓練過程中,核試驗基地的工作人員,全力保障楊國祥的後勤。

經過180多次的試驗,楊國祥熟練的掌握了投擲技巧,每次投擲均做到了距離彈著點12米的內的距離。

即便如此,周總理還是強調要認真仔細,特別是“萬一”情況的發生。

1971年9月8日,周總理召開中央專委會議,審查核炸彈和飛機準備的情況,會議上,周總理再一次問到了一個問題:“彈投不掉怎麼辦?”

“沒有問題。”會議現場張開秩利用帶到現場的強五戰鬥機模型詳細解釋了投彈預備的路線。

“我們為了能確保把核彈投下,準備了三條投彈路線,除了正常的投彈路線外,還準備了應急投彈路線,超應急投彈路線。並在推脫裝置上安置了兩個燃爆管,充分保障可以把氫彈投下去。”

71年氫彈投擲試驗出現險情,周恩來沉著指揮:不要緊張,再來一次

圖|楊國祥年輕時候

周總理又問:“萬一扔不掉怎麼辦?”

“那就只有兩種辦法。”張開秩沉著的回答:

“第一種是為了不帶著彈著陸,飛行員在安全的區域跳傘,讓飛機連同彈一起摔在安全的投彈區,第二種冒險帶彈著陸。”

“當然帶彈著陸要面臨兩種風險,其一著陸時飛機摔在跑到上,其二著陸時核彈可能掉在跑到上。”

“解決問題的辦法是,依靠飛行員的沉穩和技術,做到在跑到上不摔飛機,另外就是增加一個彈鉤鎖死裝置,萬一在空中投不下核彈,飛行員立即按下鎖死按鈕,確保著陸時核彈不掉在跑到上。”

周總理點點頭,對張開秩的回答表示滿意,並告訴他:“什麼事情都要考慮萬一的情況,只要我們都準備好,就不會措手不及。”

12月17日,周總理批准了這次核試驗的各項安排。

毛主席也批准,12月30日下午13時為核試驗的“零時”(核彈爆炸的時間)。

與此同時,飛行員楊國祥也準備好了一切。

12月30日上午,九院科研人員,將正式試驗的氫彈拉到了臨時機庫,並交給空軍軍械人員掛載到強五戰鬥機上。楊國祥也對飛機、彈倉進行了兩次詳細的檢查,確保無誤。

九院一位科研人員將核彈的一把保險鑰匙交給楊國祥:“請你開啟吧。”

楊國祥沒有接,而是輕聲對這位領導說:“還是您親自開啟吧。”

兩人點點頭,這名科研人員蹲到機艙底部,將核彈的第一道保險開啟。

71年氫彈投擲試驗出現險情,周恩來沉著指揮:不要緊張,再來一次

圖|兩彈一星元勳錢學森與朱光亞

按照事先的安排佈置:

國防科委副主任朱光亞與蘭州軍區空軍司令員楊煥民在核試驗基地馬蘭機場負責掌握這次核試驗的全面工作;

核試驗基地司令員白斌、政委廖鼎琳在核試驗廠區主持這次核試驗;

濟南軍區空軍副司令員王定烈擔任馬蘭機場空軍指揮所指揮;

師長宋佔元擔任投彈飛機飛行員的塔臺指揮員。

一切準備就緒,等到起飛時間一到,宋佔元果斷下達飛機起飛命令,楊國祥踩下油門,強五戰機立刻駛向空中。

周總理雖然沒有親自到核試驗的現場,卻對這次核試驗十分關注,他始終等在辦公室,靜靜地等著電話那頭傳來的喜訊。

“2178,情況怎麼樣?”

飛機爬升到了3000米的高空,塔臺指揮所呼叫楊國祥。

“一切正常。”

楊國祥回答完畢後,立即駕駛飛機飛往核試驗區域,隨著高度逐漸下降,飛機的速度也加到了最大。

飛機飛臨標靶上空時,楊國祥開啟了核彈的第四道保險,準備好隨時投擲。

飛機飛到距離標靶9公里上空是,楊國祥果斷拉起機頭,呈45度仰角,飛機向高空衝刺的同時,楊國祥迅速回轉,並按下了投彈按鈕。

預想之中的劇烈轟鳴聲並沒有響起。

楊國祥愣了一下,這個意外的出現,讓他頓時感覺到情況有些不妙。

71年氫彈投擲試驗出現險情,周恩來沉著指揮:不要緊張,再來一次

圖|開國少將,中國第一次和第二次氫彈投擲試驗總指揮楊煥民

在這個一瞬間,楊國祥立即檢查了所有的電門裝置按鈕,確認無誤後,證明操作上絕對沒有問題。

“可為什麼沒有投下呢?”

楊國祥迅速向塔臺彙報情況:

“天山!天山!2178沒有投下,請求應急投!”

“同意應急投!”塔臺那邊沒有猶豫,迅速做出指示。

“明白!”

楊國祥調轉機頭,飛了個8字航線,繞回到了航線上,啟用應急投的方案,拉昇機頭,投彈……

核彈還是停留在彈倉裡,沒有順利投下。

連續兩次投彈沒有投下,事態緊急,地面指揮迅速打電話到北京通知周總理。

周總理一聽沒有投下,立即沉著的指示:“不要緊張,再投一次。”

飛機上楊國祥按照超應急投彈方式,又進行了一次投彈,還是沒有獲得成功。

連續兩次試投沒有成功,楊國祥腦門上沁出細密的汗珠,他看了一下油料表,飛機最多還能飛行四十分鐘。

“怎麼辦?怎麼辦?”

71年氫彈投擲試驗出現險情,周恩來沉著指揮:不要緊張,再來一次

圖|地面標靶

事實上,根據事先的考慮來看,確實已經準備好了投彈不成功的情況,這時候,楊國祥只需要按下彈射按鈕,及時跳傘,便可保自身無恙。

可地面上該怎麼辦呢?

“如落到博斯騰湖爆炸,那裡的水會被嚴重汙染;落到核試驗基地,那兒會變成一片火海一片廢墟;落到觀眾區,上千人生命會……如果落到大沙漠,讓我與飛機同歸於盡,個人犧牲是小事,但國家的財產,多年來無數科學家科技人員的心血,將毀於一旦。”

楊國祥這時已經做好準備,為了黨和人民的事業,就算是犧牲也值得。

“請求帶彈著陸。”

國防科委通過加密電話把情況告訴周總理後,周總理沉著指示:

“由現場人員臨機決斷,怎麼安全怎麼辦,情況緊急,不能由北京決定了。”

朱光亞與楊煥民交換意見後,認為事前已經準備好載彈著陸的各項試驗,應該能確保安全,於是共同作出決定:“同意楊國祥意見,帶彈返航著陸。”

地面迅速做出指示後,楊國祥按下了鎖死裝置,準備帶彈返航。

與此同時,楊煥先做出指示,地面人員除塔臺指揮宋佔元以及唐志敏(空軍派駐馬蘭機場負責這次核試驗的轟炸機處處長)外,全員撤離。

“楊國祥,我是宋佔元,我在塔臺上,機場天氣很好,你要沉著冷靜,再次檢查掛鉤是否確實鎖死,一定要保證一次落地成功。”

“明白!”

當周總理得知飛機正在帶彈返航時,又立即指示:

“要相信飛行員的的處置能力,一定要確保飛機安全著陸。”

與此同時,飛機上的楊國祥迅速按照地面指示,關閉了飛機上所有電門,關掉加力,飛機在3000米高度的空中,以時速900公里的速度帶著氫彈返航。

“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楊國祥心裡默唸了一遍,隨後又確認了降落應準備的事項。

71年氫彈投擲試驗出現險情,周恩來沉著指揮:不要緊張,再來一次

圖|當年楊國祥駕駛過的強五戰鬥機(機腹掛有一枚一比一的氫彈模型)

飛機距離地面600米是,楊國祥稍稍拉起機頭,慢慢的減速降低,最後緩緩的落在機場跑道上,當飛機接觸地面的一瞬間,楊國祥果斷的放出最大的阻力傘。

最終飛機平穩的落地,沒有發生任何意外,楊國祥長長地舒了口氣。

由於機場上空無一人,由於沒有扶梯,楊國祥沒辦法下來,只好端坐在機艙內。

宋佔元一步一個踉蹌地跑出來大罵:“你怎麼還不下來。”

“報告,我下不來。”

“你不會爬到飛機翅膀上跳下來!”

楊國祥這才反應過來。

朱光亞用加密電報迅速報告了北京國防科委副主任羅舜初,當周總理知道飛機順利落地後,也是長舒了一口氣:

“處置得當,很好,感謝核試驗現場的同志們。”

一顆螺絲釘多擰了一下

飛機雖然平穩落地,但是所有的科研人員心情並不輕鬆,試驗不成功,首先在於他們工作沒有做到位。

從表面的現象來看,核彈之所以沒有順利投下,最大的毛病可能出在推脫裝置上,至於為什麼出現毛病,還要經過細緻的檢驗才能說明問題。

負責推脫裝置的工程師被安排迅速趕赴西北,現場解決問題。

通過現場檢驗阻值發現,飛機上的推脫裝置出現短路。後來詢問了軍械人員後才發現問題。

原來是一個軍械主任,認為核試驗這樣一個嚴密的工程要更加認真仔細,出於好心的緣故,將彈架上一處關鍵部位的螺絲多擰了一下,造成了電線短路,而事後又沒有進行阻值測量,以至於發生險情。

71年氫彈投擲試驗出現險情,周恩來沉著指揮:不要緊張,再來一次

圖|中國研製的小型化、實戰化的氫彈模型——狂飆一號

事故的問題是調查清楚了,可第一次投擲核彈失敗,給所有的人心裡頭蒙上了一層陰影。

要不要繼續核試驗呢?

指揮部連續開了幾天的會議,始終沒有一個明確的結果。

1972年1月3日,指揮部又一次召開會議,會議最終確認,再次進行氫彈投擲實驗。

接下來的兩天時間裡面,國防科委副主任朱光亞簽發了核試驗領導小組,關於三次甩彈未能成功的原因以及改進措施的方案,並請示了重新進行核試驗任務的時間。

周總理批覆了同意。

1972年1月7日,西北某核試驗基地再次進入一級戒備狀態。

可惜天公不作美,時值隆冬季節,西北氣候大變,核試驗當天上午,厚厚的雲層覆蓋機場,沙塵暴也颳了起來,空中能見度極低,給飛行帶來了很大的困難。

即便如此,楊國祥還是按時進入機艙,飛機起飛前,總指揮楊煥民囑咐他:

“今天氣候複雜,一定要謹慎,實在不行就不要勉強。”

71年氫彈投擲試驗出現險情,周恩來沉著指揮:不要緊張,再來一次

圖|楊國祥晚年

面對全國人民的期待,楊國祥鄭重地說:

“這樣的天氣執行任務,對我來說是一次嚴峻的考驗,請首長放心,我一定按計劃完成任務,不辜負黨和人民對我的期望。”

中午12時30分,宋佔元正式下達了起飛的命令。

楊國祥迅速駕駛飛機起飛,這樣一套動作,楊國祥事前已經完成了上百次,可以說是記憶深刻。

距離標靶還有9公里時,楊國祥迅速完成了投擲前的準備工作,將機頭拉昇45度,轉彎。按下投擲按鈕。

飛機一陣劇烈的抖動,楊國祥知道,氫彈已經被順利的丟擲了機艙。

楊國祥轉身取出防毒面罩,關閉座艙保護罩,加大速度向安全區飛去。

身後一陣劇烈的轟鳴聲炸響,楊國祥沒有看到這樣的盛況,他此刻背對著爆炸升騰起的蘑菇雲,心中一股民族自豪感油然而生。

71年氫彈投擲試驗出現險情,周恩來沉著指揮:不要緊張,再來一次

圖|楊國祥

中國第一枚可用於實戰的氫彈爆炸成功,打破了西方列強核壟斷,中國從此刻開始,再也不懼怕任何威脅。

飛機順利的返回機場後,楊國祥開啟座艙,揮手向歡呼的人群致意,整個機場的人們都沉浸在一片換了的氣氛當中。

楊國祥憑藉自己的能力,完成了這前後兩次獨一無二的壯舉,實在也無愧於“彝族之鷹”的稱號。

事後楊國祥榮膺一等功。

由於楊國祥參與的是核試驗的絕密工程,因此在很長一段時間,他的壯舉無人知曉。

1978年,對越自衛反擊戰中,楊國祥升任代理師長,率部開赴前線作戰,1980年,中央軍委下達命令,楊國祥被任命為昆明軍區副參謀長,主管作戰和訓練任務。

一直到多年以後,楊國祥的事蹟才逐漸揭祕,人們才瞭解了他的壯舉。

1986年全國科學技術大會上,中國設計製造的“強五”超音速戰鬥機,榮獲國家科技進步獎特等獎。

楊國祥也同時榮獲特等獎。

71年氫彈投擲試驗出現險情,周恩來沉著指揮:不要緊張,再來一次

圖|中國首顆實戰氫彈投擲英雄楊國祥紀念碑

2017年12月12日,中國首顆實戰氫彈投擲英雄楊國祥紀念碑在昆明揭碑。

而楊國祥所駕駛的那架強五戰鬥機,被陳列在北京軍事博物館,上面解釋牌上寫著:

“彝族飛行團長楊國祥駕駛投擲第一顆氫彈核武器飛機”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