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中的蒙汗藥是用什麼材料製成的?其祕方流傳下來了嗎?

《水滸傳》中的蒙汗藥是用什麼材料製成的?其祕方流傳下來了嗎?

蒙汗藥是傳奇小說家非常喜歡使用的道具。

最早在小說中使用蒙汗藥的,應該是《水滸傳》。

《水滸傳》作者以花團錦簇的手段,寫了一個“智取生辰綱”的故事,精彩絕倫,但卻是一個巨大的BUG——取生辰綱的七位好漢,如劉唐、三阮,甚至晁蓋,都有萬夫不當之勇,他們還有一個善妖術,可以呼風喚雨的入雲龍公孫勝,還有晁蓋家裡的上百莊客相助;而押解生辰綱一方,只有楊志一人算條好漢,其他全是打醬油的角色,根本可以忽略不計。所以,取生辰綱,不應該是這麼取滴,七對一,直接開搶就是。

儘管是個巨大的BUG,但情節的精彩度還是讓人牢牢記住了裡面的神藥——蒙汗藥。

此外,蒙汗藥還在該書中反覆亮相,如在母夜叉孫二孃的十字坡酒店,如清風山燕順、王英的強盜窩,如揭陽鎮李應等人的殺人黑店等等。

《水滸傳》多次使用蒙汗藥來編排情節,都獲得了成功。這,就極大地鼓舞了後來的小說家。

《施公案》第二八一回《毛如虎醉後被擒,黃天霸急中誘敵》就寫了張桂蘭、郝素玉用蒙汗藥酒毒翻了毛如虎。

《海公案》第五十三回《禮聘西賓小嚴設計》寫了嚴世蕃用蒙汗藥放倒胡師爺。

《隋唐演義》第四十一回《李玄邃窮途定偶,秦叔寶脫陷榮歸》寫了王伯當用蒙汗藥藥倒李玄邃等人。

《七俠五義》第四十五回《義釋盧方史丹抵命,誤傷馬漢徐慶被擒》寫了陷空島三英並大俠柳青假冒包公帳下張龍、趙虎、王朝、馬漢之名使用蒙汗藥酒弄計。

……

到了近代,眾武俠小說家,包括大家景仰的金、樑、古三大家,都在其作品中不厭其煩地使用蒙汗藥。

如金庸的《射鵰英雄傳》、《倚天屠龍記》。

如梁羽生的《牧野流星》、《萍蹤俠影錄》、《聯劍風雲錄》、《江湖奇俠傳》、《狂俠天驕魔女》。

以及古龍的《彩環曲》等等。

那麼,問題來了,這個小說中大放異彩的蒙汗藥,在現實中是否真實存在的呢?

明代學者郎瑛一開始是認為不存的。

他在《七修類稿》說:“小說家嘗言蒙汗藥,人食之昏騰麻死,復有藥解活,予則以為妄也。”

但他後來瞭解了一些古代醫學知識後,馬上一百八十度大轉彎,改口說:“據是則蒙汗藥非妄!“

可不是嗎?

早在兩千多年前的《列子·湯問篇》中,就記述有戰國時代的名醫扁鵲用“迷酒”剖胸探心進行手術。

三國時代的華倫,也研製出了應用於臨床的“麻沸湯”。

雖然麻沸散失傳了,但類似的麻藥還是層出不窮。

《水滸傳》中的蒙汗藥是用什麼材料製成的?其祕方流傳下來了嗎?

如晉人葛洪就利用草烏等製出了麻醉藥;唐代孫思邈更是更是以“茉莉花根”為藥材,製作出了麻醉藥。到了宋代,乖乖的不得了,有人發明了睡聖散!

據《扁鵲心書》中記:人在服用了睡聖散之後,即使被扎針被火燒,也沒有任何知覺!

真是不要太神奇了吧?!

《扁鵲心書》還提到,這睡聖散的主要材料是曼陀羅花。

蔓陀羅花,又叫洋金花;風前花、酒醉花、大鬧洋花。它為茹科野生草本植物,分白蔓陀羅花和毛蔓陀羅花二種。它的花、根、果、葉均可供藥用。

宋代司馬光在《涑水記聞》中載:“五溪蠻漢,杜杞誘出之,飲以曼陀羅酒,昏醉,盡殺之。”

《本草綱目·草部》中記載有曼佗羅花具有麻醉的神奇功效。

清·俞樾《茶香室叢鈔》根據明·魏浚《嶺南瑣記》關於曼陀羅的麻醉記載,認為“此藥今尚有之,即小說家所謂蒙汗藥也。”

可見,蒙汗藥的主要成份就是曼佗羅花。

不過,出現“蒙汗”一詞最早的醫書,應該是明太祖朱元璋的兒子周王朱橚編修的《普濟方》,該書介紹用白扁豆“治蒙汗毒,目瞪、口不能言、如醉。”

周王朱橚生活的時代比《水滸傳》作者施耐庵稍晚一些,朱橚是否受《水滸傳》的影響,稱這種麻藥為“蒙汗藥”的呢?不得而知。

也就是說,把麻藥喚為“蒙汗藥”,是否施耐庵的首創呢?不得而知。

那麼,為什麼把麻藥稱為“蒙汗藥”呢?

至今也沒有確切的答案。

不過,與蒙汗藥迷醉方式相同、並頻頻出現在小說中的道具,還有一個“悶香。

這個“悶”,就取具有悶倒、麻醉的意思。

因此,有人推測,從音韻角度上,“蒙汗”是“悶”的反切,而民間的祕密藥經常使用“反切”來隱晦其名,即“蒙汗”就是“悶藥”的切語。

這個解釋,有點靠譜,大家認為呢?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