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古代到底有沒有輕功呢?

中國古代到底有沒有輕功呢?

古代到底有沒有輕功呢?我就說說一些我所知道的輕功故事吧。

少年時,讀一地攤文學,裡面有一個故事,過目不忘。

說是古代一個名叫楊早的武林高人,身負輕功,超凡入聖。

中國古代到底有沒有輕功呢?

有一次,楊早下山,肚子餓了,就到一飯店點了兩壺好酒、五斤牛肉,還有包子若干,痛痛快快地吃了起來。

沒一會,酒也喝光了,肉和包子也吃完了,桌上只剩下酒壺、盤子。

楊早心滿意足,摸摸肚子,準備結賬走人。但一摸懷裡,才發現下山走得急,忘了帶銀子了。怎麼辦呢?

楊早眼珠一轉,決定訛店家一把。

他敲著桌子大喊:“小二,我要的燒酒、牛肉和包子都不端來,淨給我空壺空盤幹嘛?”

小二來了,瞪著眼看他,問:“客官,燒酒、牛肉和包子您都吃入肚了,想訛人也不帶這麼玩的哈。”

中國古代到底有沒有輕功呢?

楊早跳起來罵,說:“放屁!你有什麼依據說我吃入肚了?”

小二反問:“那您又有什麼依據說自己沒吃入肚?”

嗬,楊早就等著這一句了,趾高氣揚地說:“我有依據,我全身連肉帶骨頭的重量不足八兩,如果吃了五斤牛肉和你的包子,身體重量肯定超過五斤,你可以用秤來稱稱,如果我身體超過五斤,算是我訛你,如果不足五斤,就是你們店家仗勢欺人。”

小二看他語言怪誕,心生詫異,但為避免店老闆怪罪,就找來大秤,稱楊早的體重。

這一稱,臉色大變——秤上顯示,楊早的體重,不多不少,就是八兩。

店裡店外,都圍滿了人,評頭論足,嘖嘖稱奇。

楊早哈哈大笑,揚長而去。

……

中國古代到底有沒有輕功呢?

按理說,楊早的輕功,根本就不符合力學原理,也破壞了質量守恆,不可能存在。

但是,在上世紀八十年代,“氣功熱”風行之時,我看見一報紙上有報道說湖北某地有奇人張加陵,身負輕功,超凡入聖,能像個蜻蜓一樣,站立在荷葉上釣魚。還說,釣起的魚有二三斤重,但人仍穩穩當當站在荷葉,絲毫不受影響。

張加陵的報道和楊早的故事,簡直是異曲同工!

但這張加陵的報道,屬不屬實呢?

好巧不巧,這張加陵出現在了1988年的央視春節聯歡晚會上了!

中國古代到底有沒有輕功呢?

他一連表演了三個節目:在拉直的紙上站立、將身體懸掛在用兩個紙環吊著的日光燈管上、站立在兩隻氣球支撐的玻璃上。

這三個節目,現在還可以在網上查得到。

記得晚會結束後,很多報紙雜誌刊載了宣傳輕功的文章,稱“氣功練到高深程度時,可以身輕如燕”,又說“這位輕功大師表演時,能使自己的身體從60公斤變成5公斤,能在水面上行走”。

中國古代到底有沒有輕功呢?

甚至連“練到完全失重就可以漂浮了”的說法都有了。

看著這些宣傳報道,你要說真有輕功吧,又無法作出科學的解釋;你要說輕功不存在吧,那張加陵在央視春節聯歡晚會上表演的那個三個節目又是怎麼作假的呢,咱也無法指出。

這個問題,只好留給大家了。

最後,我特意在網上搜尋了一下張加陵大師的資料:張加陵,1949年出生於荊州,盤龍門第九代傳人,國術段位七段,被聘為南美洲國際刑警部教練,連任兩屆湖北省政協委員。張加陵本人曾受日本、韓國、巴西等十多個國家邀請,先後率學生到該國進行表演及訪問,並在國外開市了天河寺國術館分校。張加陵還曾多次帶學生到美國進行考察表演美國國術界、教育界建立了親密的關係。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