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4年,河南一清潔工的身份暴露,被送到北京,成為毛主席座上賓

1954年,河南一清潔工的身份暴露,被送到北京,成為毛主席座上賓

話說,河南上蔡城南南大吳村有一個貧苦農民,名叫雷文,30多歲才娶妻。妻子張氏過門後,一連生了四個女兒,沒有兒子。

不知不覺間,夫妻倆已經奔五了,還沒有兒子。

在中國,按照古訓裡說的:不孝有三,無後為大。

眼看雷家就要斷後了,雷文急得嗓子眼直冒火。

但是,光著急也沒有用,這是命。

為此,雷文經常一個人對著牆壁發愁。

1931年冬天的一個深夜,雷文躺在床上睡不著,靜靜地想著心事。

突然,他聽到村外的狗吠聲一聲接一聲,先是一條狗吠,接著是幾條狗一起吠,後來是一群狗一起吠,狗吠聲中夾雜著孩子的驚恐的哭聲。

雷文側耳聽了一會兒,聽孩子的哭聲淒厲,在夜空中迴盪,撕心裂肺,卻是沒人搭理。

他越聽越奇怪,越聽心揪得越緊,就起床披衣,掌燈出門。

夜色中,他看見群狗亦步亦趨地尾隨在一個小孩身後狂吠。

小孩子身板瘦弱,驚慌失措地奔走,一看就不是本村人家的孩子。

他心生惻隱,大聲呵退群犬,把小孩接到了自己家裡來。

在燈下,雷文細看小孩子,也就七八歲模樣,長得眉清目秀。

從小孩口中,雷文知道他名叫李寶森,是河南蘭考縣人,出生於1924年,其父親是地主家的佃農,因為患病早逝,母親在蘭考生活不下去了,帶著他到上蔡投親,哪料投親不著,母親和他在城南一間破廟落腳,靠幫人家做點針線活維持生計。這年冬天,母親患病死了。他生活無著落,淪落為了乞丐、流浪兒。

雷文看他可憐,便收養了他,讓他改姓為雷,叫自己為“爹”,叫妻子張氏為“娘”。

即李寶森從此改名為了雷寶森。

雷寶森非常孝順,他在雷家安定下來後,為了減輕雷家負擔,主動去幫地主家放牛,等年紀稍大,就外出務工補貼。

10年之後,也就是1941年,雷寶森18歲了,他向爹孃告別,說是要和村裡的兩個夥伴到外面闖蕩一番。

誰也沒有想到,他這一走,就是10年,和家裡音訊隔絕。

到了1951年冬天才回來。

雷寶森回來的時候,佝僂著身子,一副大病初癒的樣子,不愛說話,問他什麼他都不願多說。

不願說就不願說,人回來了就好。

雷文倆口子看見兒子回來,心裡甭提多高興了。

1952年的春節,雷文的四個閨女聽說弟弟回來了,都從婆家帶來了不少好吃的,回家團聚,一家大大小小、老老少少,過得都非常開心。

春節過後,雷寶森到縣政府招待所應聘,當上了招待所的清潔工。

看著兒子安心在招待所當清潔工,雷文倆口子便到處託媒人給兒子說媒,好讓兒子早日給雷家承接香火。

雷寶森順從地接受了老倆口的安排,於1952年7月和一位農家姑娘結了婚。

如果沒有什麼意外,雷寶森也許會這樣默默無聞地過一生了。

1953年9月的一天,招待所一位工作人員在辦公室漫不經心地翻閱 《人民日報》時,發現了一則落款為“第26軍政委李耀文”的尋人啟事。

1954年,河南一清潔工的身份暴露,被送到北京,成為毛主席座上賓

啟事上說:尋找一名叫雷寶森的志願軍戰士,他是河南上蔡人,1948年6月參加革命,在抗美援中榮立一等功,授一等戰鬥英雄、特等功臣稱號,因受傷下落不明,急尋蹤跡,有知情者務必提供資訊。

該工作人員讀到這則啟事,心頭驀然一震: 雷寶森,河南上蔡人,招待所的清潔工雷寶森是不是他呢?

他趕緊拿著報紙去找雷寶森詢問。

雷寶森讀了報紙上的啟事,眼圈紅了,點頭說:“老政委要找的人就是我。”

1954年,河南一清潔工的身份暴露,被送到北京,成為毛主席座上賓

天,眼前這個被傷病折磨得精神有些憔悴的中年人竟然是抗美援朝的一級戰鬥英雄、特等功臣!

該工作人員不可思議地看了看他,隨後,飛快地向上級報告了訊息。

1954年元旦過後沒過多久,北京方面派來一輛軍用吉普,把雷寶森接到了北京。

一時間,招待所清潔工雷寶森是抗美援朝一級戰鬥英雄、特等功臣的訊息傳遍了整個省城。雷寶森的義父、義母,以及他的妻子、四位姐姐全驚呆了。

雷寶森去北京還沒有回來,即在1954年2月10日,中共上蔡縣委會、上蔡縣人民政府、上蔡縣人民武裝部共同製作了一塊寫著“特等功臣”四個大字的匾額,讓人敲鑼打鼓地送到了雷家。

1954年,河南一清潔工的身份暴露,被送到北京,成為毛主席座上賓

匾額是送給雷寶森的,“特等功臣”四個大字前面,有這樣一行小字:“雷文先生之子雷寶森在偉大的抗美援朝戰爭中發揚了高度的愛國主義、國際主義精……這是全國人民的光榮,也是貴府的光榮,特向您祝賀。”

雷文夫婦看著這塊匾額,心花怒放。

他們雖然不知道兒子這些年到外面是怎麼“闖蕩”過來的,都經歷了些什麼,但他們知道這塊匾額的分量。

實際上,雷寶森在1946年秋就參加了革命,做地下通訊員;而在1947年,他到萊蕪加入黨的地方武裝南麻區小隊(後改編為山東省黃河一大隊特務連);他正式參軍的時間是1948年春天,參加過淮海戰役、渡江戰役、上海戰役,多次榮立二、三等功。但他榮立一等功,授一等戰鬥英雄的時間是在抗美援朝戰爭時期。

1954年,河南一清潔工的身份暴露,被送到北京,成為毛主席座上賓

老覃前天寫了《88師的番號為何在長津湖之戰結束後被撤?來看經過,師長難辭其咎》一文,講的是在抗美援朝戰爭第二次戰役的長津湖戰場上,26軍5萬餘人被9兵團司令員宋時輪當了預備隊,放在了離戰場一百多裡遠的地方。致使下碣隅裡戰況緊急之時,26軍未能及時趕到,已經被20軍圍困住的美軍陸戰一師所屬的第5團和第7團就像快要煮熟的鴨子,卻給飛了。

長津湖戰役結束,26軍軍長張仁初寫了檢查,26軍第88師番號被撤銷,師長吳大林、副師長王海山、政委龔傑均被撤職。

26軍上下從此心中憋著一股勁。

在之後的第四次、第五次戰役中,26軍表現不凡,湧現出6名一級戰鬥英雄!這個數字比27軍、15軍和38軍都要多,僅次於20軍。

26軍其所打的硬仗有:抱川、漣川激戰三十八晝夜,殲敵1萬;五聖山、新岱裡、平康堅守11個月,大小戰鬥565次,殲敵2萬餘。在1952年6月,26軍從朝鮮回國時,共殲敵3.8萬,居參戰全軍第5位。

雷保森在第四次戰役第二階段的七峰山戰鬥中一戰封神。

1954年,河南一清潔工的身份暴露,被送到北京,成為毛主席座上賓

那是在1951年3月27日下午2時左右,當時,他是26軍78師234團3營9連爆破班班長,帶領了全班8名戰士一口氣擊毀了美軍11輛坦克和1輛吉普車,全班無一傷亡,創造了我軍戰鬥史上用步兵武器擊毀敵坦克的光輝戰例。

1954年,河南一清潔工的身份暴露,被送到北京,成為毛主席座上賓

關於這場戰鬥的過程,《志願軍贊》《開國第一戰 抗美援朝戰爭全景紀實》等書有詳細的描寫。

但雷保森為人低調,很少在人們面前提起。

1954年,河南一清潔工的身份暴露,被送到北京,成為毛主席座上賓

2020年,有記者採訪雷寶森的女兒雷紅梅。雷紅梅說,父親共負傷18處,右肩上一顆子彈和右肺下葉一塊彈片尚未取出,屬一等革命傷殘軍人,在1965年就離職回到上蔡老家休養了。他一直積極發揮餘熱,經常受邀深入部隊、學校作報告,每談到七峰山戰鬥時,總是大談特談其他戰友的英雄事蹟,很少提及他自己。

雷寶森在隨後的七峰山阻擊戰與戰友一共打退了敵人11次進攻。

戰鬥的最後,只剩下他和戰士周士武。

他掩護周士武滑下山坡之後,縱身跳下了懸崖。

也是他命不該絕,跌落崖底後,被兩個朝鮮老鄉救起,送到野戰醫院,不久回國內治療。

在國內醫院療養了幾個月,基本恢復了健康,雷寶森便悄悄回到了老家,到招待所當了一名清潔工。

他並不知道,由於他在七峰山阻擊戰中的突出表現,他所在的班被授予“反坦克英雄班”稱號,他個人被命名為“反坦克英雄班長”,記特等功一次,並獲“一級戰鬥英雄”榮譽稱號,還被朝鮮授予“朝鮮民主主義共和國一級戰士”榮譽稱號。

1954年,河南一清潔工的身份暴露,被送到北京,成為毛主席座上賓

老覃特別說一下,志願軍戰士中共有特等功臣一共231人,雷寶森位列其中之一。而志願軍全軍只有51位一級戰鬥英雄全軍僅有51人,雷寶森也是其中之一。

即雷寶森是特等功臣,一級戰鬥英雄,其英雄級別與邱少雲級別相當。

抗美援朝戰爭結束,志願軍返回國內後,26軍政治委員李耀文聽說部隊一直沒有找到雷寶森的下落,就下令在《人民日報》等多家新聞媒體刊發尋人啟事尋找。

雷寶森到了北京後,得到了彭德懷元帥的親切接見。

毛主席還特別邀請了雷寶森和其他幾位志願軍英雄一同到他家共享晚餐。

毛主席對雷保森說:“你是反坦克英雄,是坦克的剋星,是志願軍戰史上的驕傲!”

1954年,河南一清潔工的身份暴露,被送到北京,成為毛主席座上賓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