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4年大案:花季少女慘遭侵害,兩枚指紋揪出真凶,死者得以安息

74年大案:花季少女慘遭侵害,兩枚指紋揪出真凶,死者得以安息

1974年6月30日的這一天,是一個週日,在每週單休的年代裡,週日一點都不比工作日舒服,那天的南京城裡,幾乎所有人都在抓緊時間幫家裡置辦東西,也有人帶著孩子在廣場上游玩,這讓一些在週日依然營業的組織略顯冷清。

比如下關區的衛生所就門可羅雀,當天負責值班的護士王蘭紅,一上午都沒有接待幾個病人,這讓她略感無聊,在中午的時候,她還回家幫意外被鎖在門外的母親開了門。

可就在她回來的時候,發現門口有一個可疑的人物在不斷徘徊,這讓王蘭紅感到非常緊張,過於害怕,她立即反鎖了衛生所的大門,但她沒有想到的是,這並沒能挽救自己的生命……

74年大案:花季少女慘遭侵害,兩枚指紋揪出真凶,死者得以安息

七十年代的南京街頭

一、慘案發生

在王蘭紅回到衛生所之後,她擔心門外的可疑人物對自己不利,便趕忙反鎖了衛生所大門,然後迅速地跑上樓,躲進了二樓的值班室裡,為了保證自己的安全,王蘭紅把值班室的門也反鎖上了。

可是她在驚慌之餘,沒有想到將衛生所的窗戶全部關嚴,當時的六月末的南京雖然還沒有進入盛夏,但是天氣已經熱了起來,那時沒有空調和排風扇這樣的電器,因此大家只能開窗通風。

雖然在週六下班的時候人們已經鎖上了大多數的窗戶,但是二樓廁所的窗戶卻沒有上鎖,因為大家想要散一散裡面的臭氣,不曾想這卻給了犯人可乘之機。

74年大案:花季少女慘遭侵害,兩枚指紋揪出真凶,死者得以安息

當時的衛生所大多都是二層小樓

那名徘徊在衛生所門口的可疑人物,本來只是想買點治療腹瀉的藥,但是當時衛生所裡面沒有人,就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和前來值班的年輕貌美的王蘭紅打了照面,於是這名男子便起了邪念。

在王蘭紅回到衛生所並緊閉大門後,此人便開始圍著衛生所觀察,很快,他就發現二樓廁所的窗戶並沒有關嚴。

而且在廁所的下面,還有一堆煤塊,這等於幫他架好了梯子。

於是他快步登上煤堆,然後用雙手抓住了廁所的窗臺,一縱身便進入了衛生所的小樓,他在樓裡走了一圈之後並沒有找到王蘭紅,不過他很快就發現了大門緊閉的值班室。

於是他走向值班室的門口,一腳將大門踹開,裡面的王蘭紅只能蜷縮在角落裡,顫抖著質問他是誰,來這裡有什麼目的。

74年大案:花季少女慘遭侵害,兩枚指紋揪出真凶,死者得以安息

七十年代衛生所的工作人員

但這名嫌疑人並沒有回答這些問題,他徑直走過去,擔心王蘭紅會向外界呼救,便用剛剛從門口電線杆上折下的鐵絲緊緊勒住了王蘭紅的脖子,開始的時候王蘭紅還在奮力掙扎,不過隨著鐵絲在脖子處的深入,很快她就沒了動靜。

此時,嫌疑人將已經失去呼吸的王蘭紅抱到了值班室的床上,並一層一層地褪去了她的衣衫,開始發洩獸慾。

將王蘭紅姦殺之後,這名惡棍又沿著來時的老路大搖大擺地離開了衛生所,在路人看起來這裡就像什麼都沒有發生。

之後不久,王蘭紅的一名同事前來找她換班,發現衛生所的大門緊閉,而且無論怎麼叫門都沒有反應。

因為當時的衛生所只有一把鑰匙,外面的人是進不去的,只能叫裡面的護士下來開門,這也是殺人犯選擇從二樓翻窗進入的原因。

她覺得王蘭紅可能是偷偷去找自己的男朋友範明瞭,於是便去範明家中詢問,但是範明也說自己沒有見過王蘭紅,這才讓兩個人都慌了神,他們趕忙報了警。

74年大案:花季少女慘遭侵害,兩枚指紋揪出真凶,死者得以安息

老屋的窗臺

警察趕到現場之後選擇破門而入,他們在進入衛生所後,便在二樓發現了王蘭紅的遺體。

王蘭紅的屍體已經僵硬,上半身在床上,兩條腿在床外,褲子與內褲在腳踝處,衣服以及內衣在胸部上方,儼然是被人姦殺的模樣,但當時的法醫根據王蘭紅屍體的種種跡象判斷出死者是被勒死之後進行強姦,也就是所謂的姦屍。

由於當時人們沒有保護案發現場的習慣,因此有不少看熱鬧的百姓也擠進了現場,這讓之後的調查取證變得異常困難。

二、錯抓好人

當時警方在現場一共提取出了32枚指紋,並在煤堆和案發現場發現了幾個鞋印。

不過,由於犯人穿著的是當時最流行的解放鞋,在當時的南京城內幾乎每人都有一雙,這並不能對警方的破案工作起到明顯的幫助。

之後的幾天裡,警方召集了當天進入現場看熱鬧的圍觀群眾,並收集了他們的指紋,在排查後還剩下了九枚無主的指紋,這讓警方感到十分疑惑。

不過很快,他們就聽說當天早些時候,有一夥兒中學生翻窗進入了衛生所打乒乓球,在採集比對後,可疑的指紋就只剩下兩枚了。

74年大案:花季少女慘遭侵害,兩枚指紋揪出真凶,死者得以安息

指紋成為了破案的關鍵

當時警方找到不同體型的警察,從二樓的廁所視窗翻進小樓,並仔細比對他們留下的指紋形態,最終確定案犯應該是一名身高在175釐米以上的健壯男性,但那時公安系統並沒有指紋資料庫,想要依靠兩枚指紋找到凶手無異於大海撈針。

就在他們一籌莫展的時候,一位警察聽說王蘭紅的母親認定她的男朋友範明,就是殺害自己女兒的人,這讓警察對此案的進行有了新的突破口。

在警方瞭解了王蘭紅母親所述的情況之後,他們得知,一年前範明與王蘭紅結識,兩人也迅速墜入了愛河,並很快就到了談婚論嫁的地步。

但是之後女方的家屬卻得知範明之前曾經因為流氓罪勞動改造過一段時間,兩人的戀情也被緊急叫停。

之後的一段時間裡,不死心的範明多次找到王蘭紅向她表達愛意,甚至還為其下跪,但是迫於家人的壓力王蘭紅還是沒有和他和好,這讓範明心灰意冷,甚至撂下了我不會讓任何人得到你這樣的狠話。

74年大案:花季少女慘遭侵害,兩枚指紋揪出真凶,死者得以安息

七十年代的街頭情侶

此時那天去找王蘭紅的同事也想起來,她當時找到範明問他王蘭紅有沒有來過的時候,範明說的第一句話是她已經死了,再也不會來找我了,如果他不是凶手,又為什麼知道王蘭紅已死呢。

警方趕忙派人將範明控制起來並進行緊急審問,在審判開始的時候,範明並不承認自己是凶手,但是在長時間的拷問下,他的精神也到了極限,最終告訴警方自己就是殺死王蘭紅的凶手,並交代了自己的“罪行”。

可就在供詞被整理完畢準備上交的時候,負責此案的朱探長髮現了幾個疑點。首先範明說自己是從一樓房間進入衛生所的,這和煤堆上的足跡不符,再者,他說自己勒死王蘭紅時用的是窗簾上的繩索,這也和犯人使用的凶器對不上。

74年大案:花季少女慘遭侵害,兩枚指紋揪出真凶,死者得以安息

過去的審訊室

更重要的是,範明供述說,自己是在當天中午十二點半的時候行凶的,可那時王蘭紅正在回家給母親送鑰匙的路上,這個作案時間顯然是錯誤的。

有人說範明可能是故意說一些虛假資訊來迷惑警方,但他既然已經認罪,斷然沒有隱瞞的必要,因此警方也陷入了矛盾之中。

此時,警長要求偵查人員仔細比對範明和現場的指紋,最終結果顯示兩者有一定的相似之處但是並不能完全吻合,而且當時在王蘭紅的屍體上發現了幾根犯人的私處毛髮,其顏色略淺說明犯人患有白化症,而範明則沒有這一問題。

警方這才意識到自己抓錯了人,趕忙將範明放了出來,之前主審的警察也受到了處分。

74年大案:花季少女慘遭侵害,兩枚指紋揪出真凶,死者得以安息

民國警察抓捕嫌疑人

三、真凶落網

範明被釋放之後,警方的偵查工作再次陷入了僵局,想要在偌大的南京城中尋找與現場指紋匹配的嫌犯,簡直就是天方夜譚,部分警員甚至出現了畏難的情緒。

一些有經驗的警員開始重新審視案件發生的整個過程,他們注意到犯人在整個犯案的過程中表現地十分冷靜,他不但準確的找到了進入和逃生路線,其殺害王蘭紅的手法也十分嫻熟,這都說明犯下這起案件的很有可能是一名慣犯。

於是警方調集出了當時有前科人員的檔案,此時有一名警員提出南京城每天都有許多的外地人進出,凶手會不會不居住在南京,而是一個外地人,這一想法提醒了朱探長,於是將搜查範圍擴大,不再拘束於南京城內,並請來了全國各地的專家比對他們的指紋資訊。

在經過了接近一個月的努力後,一名叫做鐘聲的犯人進入了警方的視野,他的指紋和案發現場剩下的兩枚指紋幾乎完全吻合,而且他的身高體重也和警方推算的犯人體型基本吻合,更重要的是鐘聲也患有輕微白化病,這和犯人留下的證據也是能夠對應上的。

74年大案:花季少女慘遭侵害,兩枚指紋揪出真凶,死者得以安息

當時的公安幹警

得到這個訊息之後,南京警方便開始在全國範圍內追捕鐘聲,並要求其他地區的公安機關協助自己。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們得到訊息說鐘聲已經在黑龍江地區落網了,而黑龍江警方逮捕他的日期竟然在四月,這對南京警方來說無疑是一個晴天霹靂。

要知道王蘭紅是在6月30日遇害的,如果鐘聲真的在4月份就落網的話,那他就一定沒有作案嫌疑了。

但是南京警方認為鐘聲的指紋和案犯幾乎完全一致,世界上不可能有如此巧合之事,便再次與黑龍江警方取得了聯絡。

74年大案:花季少女慘遭侵害,兩枚指紋揪出真凶,死者得以安息

民國時期日記本

這次他們才聽清原來黑龍江方面是在七月份逮捕的鐘聲,而且其在六月份確實在江蘇地區活動,這個訊息讓南京警方群情振奮,並申請將鐘聲移交到南京方面。

很快鐘聲便被黑龍江警方押送到了南京地界,南京警方還同時從他們手中接過了鐘聲流竄時的日記本,上面有他詳細的行程記錄,其中唯獨6月30日那天是被鐘聲用紅筆特別標註過的,而他也對自己殺害王蘭紅的罪行供認不諱。

在經過法院的審判後,鐘聲被判處死刑,並於次年的4月5日清明節執行槍決,選在這一天是想要給不幸的王蘭紅帶去一絲安慰,這起讓南京市民人心惶惶的案件也終於塵埃落定。

74年大案:花季少女慘遭侵害,兩枚指紋揪出真凶,死者得以安息

被槍斃的犯人

七十年代,中國公安系統的辦案條件遠不如現在,他們在刑偵手段上存在很多欠缺。

但是公安幹警們還是憑藉著驚人的毅力,從一摞摞厚厚的檔案中用人工比對的方式,找到了嫌疑人,這讓我們不得不佩服他們的堅持和信念。

也正是有他們的存在,我們國際的治安環境才能變得越來越好,百姓的生活也越來越安心。

注:

本文關於王蘭紅被害案的相關內容,參考自《1974年南京舊案之千里追凶記》

歡迎小夥伴們留言討論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