吳承恩的詩才很高,《西遊記》的很多詩卻涉嫌抄襲,這怎麼解釋?

吳承恩的詩才很高,《西遊記》的很多詩卻涉嫌抄襲,這怎麼解釋?

《西遊記》到底是誰寫的呢?文學界曾經出現過很多爭論,有過吳承恩、丘處機、李春芳、許白雲、蔡金、唐新庵、陳元之、朱觀錠、閆希言等等的各種說法,公說公有理,婆說婆有理,但由於魯迅、胡適等泰斗級人物最後指定是吳承恩,即“吳承恩之說”遂成定論。

但“吳承恩之說”也是經不起推敲的。

我們不妨來看看支援“吳承恩之說”的依據是什麼。

當年,胡適坦承,他在寫《西遊記序》時,並不知道《西遊記》的作者是誰,只能一再強調“《西遊記》小說之作必在明朝中葉以後”,“是明朝中葉以後一位無名的小說家做的”。後來發現比魯迅《中國小說史略》出版還要早一些的蔣瑞藻《小說考證》裡面,引有清乾隆年間校勘學家丁晏的一段話,說據天啟年間的《淮安府志》裡有提到,《西遊記》是淮安嘉靖中歲貢生吳承恩作的。所以,就特意就查詢了《淮安府志》,以訪尋關於吳承恩的材料。但沒有查到。不過,之後得到了魯迅的幫助——魯迅把自己搜得的許多材料轉抄給他共享。

原來,《淮安府志》在清代咸豐年間重刻,已不存“吳承恩作《西遊記》”條目。

魯迅是從清乾隆年間的古文字和考古學家吳玉搢所著《山陽志遺》查這一說法的。

吳玉搢讀天啟《淮安府志》後,發了一通感慨,說:天啟年間《淮安府志》裡記吳承恩“性敏而多慧,博極群書,為詩文下筆立成,復善諧謔,所著雜記幾種,名震一時。”“初不知雜記為何等書,及閱《淮賢文目》,載《西遊記》為先生著。”

吳承恩的詩才很高,《西遊記》的很多詩卻涉嫌抄襲,這怎麼解釋?

即天啟《淮安府志》所載“吳承恩作《西遊記》”條目是怎麼寫的,現在已無從得知了,但從吳玉搢的感慨裡可以得知,其中的《淮賢文目》裡提到《西遊記》為吳承恩所著。

魯迅還提到與吳玉搢同時代的大散文家、法學家阮葵生讀了吳玉搢《山陽志遺》後,作《茶餘客話》,贊同了“吳承恩之說”,稱“按舊《志》,稱射陽性敏多慧,為詩文下筆立成,復善諧謔,著雜記數種。惜未注雜記書名,惟《淮賢文目》載射陽撰《西遊記》通俗演義。是書明季始大行,里巷細人樂道之,而前此未之有聞也。”

注,因為淮安在漢代曾叫射陽縣,縣的東南有一湖泊叫射陽湖,所以吳承恩以“射陽”為號,經常自署為“射陽居士”,後代亦有人稱他為“射陽山人”。

據此,“吳承恩之說”的依據是很薄弱,支撐它的,其實只是一本改編前的《淮安府志》(改編後已經沒有該條目)。

但改編前的天啟《淮安府志》裡的“吳承恩之說”是否成立,也有很大問題。

清初黃太鴻《西遊記證道書跋》就指出《西遊記》“篇中多金陵方言”,與吳承恩淮安方言極不相同。

吳承恩的詩才很高,《西遊記》的很多詩卻涉嫌抄襲,這怎麼解釋?

而從《西遊記》問世直到二十世紀二十年代的三百餘年裡,各種刊本或署朱鼎臣編輯,或只署華陽洞天主人校而不署作者姓名,或署丘處機撰,沒有一本署吳承恩的名。

再有,《淮安府志》說吳承恩作《西遊記》,但沒交待他的《西遊記》是何種文體,是什麼性質的書籍,有多少卷、多少回,即說明不了吳承恩所作的《西遊記》就是現在我們看到的神魔小說《西遊記》,道理明擺著,世間重名的書籍是有很多的。

清初著名藏書家黃虞稷的《千頃堂書目》卷八史部地理類就有這樣的著錄:“唐鶴徵《南遊記》三卷、吳承恩《西遊記》、沈明臣《四明山遊籍》一卷”。

黃虞稷時代距萬曆二十年(1592)神魔小說《西遊記》首刻刊行時間只有五十多年,神魔小說《西遊記》已是大家熟知之書,可是黃虞稷卻將吳承恩的《西遊記》明確歸入地理類,可知吳承恩的作品《西遊記》只是一部普通遊記。

還有,至今存留的吳承恩詩文及其文友的文字中都從未有提及其撰寫《西遊記》事,《淮安府志》雖然說了,但按常例,演義、稗官之說是不入方誌的,即吳承恩的《西遊記》應該是輿地類書籍,而非神魔小說《西遊記》。

當然,最能說明吳承恩不是神魔小說《西遊記》作者的,是《西遊記》裡面的大量詩作與吳承恩的詩才不搭。

前面說了,《淮安府志》裡在稱讚吳承恩的詩才時,說“射陽性敏多慧,為詩文下筆立成”;

吳承恩的好朋友、湖北沔陽人陳文燭也稱讚吳承恩的詩才“詩詞雖不擬古何人,李太白、辛幼安之遺也”。

吳承恩的詩才很高,《西遊記》的很多詩卻涉嫌抄襲,這怎麼解釋?

但是,我們讀《西遊記》裡面的詩,詩品很低,近於打油詩、口水詩。這些詩,作者為提高其品格,還往往會抄襲幾句前人的佳句進行妝點。

舉個例:觀音菩薩隨悟空到五莊觀救人蔘果樹,書中配了首不倫不類的詩:

玉毫金象世難論,正是慈悲救苦尊。

過去劫逢無垢佛,至今成得有為身。

幾生慾海澄清浪,一片心田絕點塵。

甘露久經真妙法,管教寶樹永長春。

你看“玉毫金象世難論,正是慈悲救苦尊”、“甘露久經真妙法,管教寶樹永長春”這幾句,都是大俚語、大白話、口水詩,這是詩作者的真正水平,但“過去劫逢無垢佛,至今成得有為身。幾生慾海澄清浪,一片心田絕點塵”這幾句,卻是妙手獨得,渾然天成。但這幾句,其實是原封不動照抄了宋朝惟白《文殊指南圖贊》的。

所以說,《西遊記》的作者不可能是吳承恩,真要是吳承恩的話,他不會寫這種低水準的詩入自己的作品裡丟人現眼,更不會做可恥的抄襲搬運工。

最後,我的結論是:《西遊記》是誰寫的不知道,但絕不會是吳承恩。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