澶淵之盟到底是怎麼回事?

有宋一代,文化經濟繁榮昌盛,特別是它給後世留下的一幅《清明上河圖》,讓後世對宋人富足,悠閒和舒適的生活有了具體的瞭解,宋人能夠享受到如此的幸福生活,是以宋遼澶淵之盟為基礎的,而這個盟約的簽訂要歸功於寇準。

澶淵之盟到底是怎麼回事?

宋太宗登基後,先氣勢洶洶的砍了遼國三板斧,將遼國砍得暈頭轉向,可是三板斧後宋國氣勢頓消,對遼的戰略由進攻轉為防禦,與此相反,遼國的戰略立刻由防禦轉為進攻。

宋真宗景德元年,遼國皇帝遼聖宗與蕭太后率領遼軍大舉南下,國內名將傾巢出動,欲和宋國一決雌雄。

宋朝朝野震動,眾文武惴惴不安。

一、面對洶洶遼國大軍,宋朝君臣有何分歧?

澶淵之盟到底是怎麼回事?

寇準此時的身份是集賢殿大學士,本來他是有宰相運的,但宋真宗怕他太剛直,擔心他和同事搞不好關係,或許畢士安的宰相運比寇準更強,真宗就讓畢做了宰相,寇準的地位位於畢之後。

畢士安主要負責行政,寇準則掌管兵部,因此,打仗的事情,寇準考慮得多一些。

遼傾國之兵大舉南下,寇準就當著滿朝文武的面向皇帝提出御駕親征,讓中原皇帝和遼國皇帝幹一架,但中原皇帝沒有遼國皇帝的膽量,又不好公開認慫,只得答應先提請朝議。

這一朝議,時間就拖了下來。

遼軍卻進展迅猛,很快包圍了瀛州(今河間市),蕭太后親自擂鼓助威,遼軍上下士氣如虹。

宋國朝野卻一片恐慌,於是皇帝在朝堂之外又召開了一個會議,私下和一幫哥們討論遷都。

遷都會議的參加者不多,最典型的有兩人,一個是江蘇人王欽若,建議遷都南京;另一個是四川人陳堯叟,建議遷都成都。

有人替自己分憂,皇帝當然很高興,但他還是希望這些意見能讓寇準聽到,讓寇準放棄要自己御駕親征的建議。

澶淵之盟到底是怎麼回事?

皇帝當著王欽若、陳堯叟一干人的面對寇準說:“寇學士,很多人都認為我們目前還不能和遼軍硬拼,建議遷都到後方去,這樣可以用空間換取時間,來個持久戰,中國幅員遼闊,做好八年抗戰的打算,你看如何?”

寇準雖然沒有參加皇帝的小會議,但他清楚王欽若和陳堯叟二人在其中的作用。

寇準裝傻:“誰這麼腦殘啊?我看出這個主意的人應該槍斃。”寇準先斬釘截鐵斷了皇帝的希望,又溫柔的對皇帝道:“陛下英明神武,將帥和諧,如果御駕親征,遼軍一定會被嚇跑,即使不親征,堅守防禦,等遼軍疲憊了,最後的勝利也是我們的,為啥要丟棄祖墳逃跑?這樣的後果將是人心崩潰,如果遼軍再乘勢而下,趙家的江山就完了。”

皇帝無話可說,因為他實在無法反對,橫向比較,對手的皇帝和太后都親征了,自己不該示弱;縱向比較,自己的父親和大伯都經常親臨前線,自己更不該示弱。

他希望王欽若和陳堯叟二人能據理力爭。

在強敵入侵的時候議論遷都,在傳統文化中本來就被認為是上不得檯面的事,王欽若和陳堯叟二人自然不敢出面和寇準爭論,只得裝啞。

寇準又乘機提出請皇帝儘快親征去澶州(今濮陽),皇帝無奈,只得勉強同意。

可是有王、陳二人在皇帝身邊,寇準始終不放心,尤其王欽若是個很有智謀的人,再讓他待在皇帝身邊,對自己是個很大的威脅,於是這次談話之後,寇準起了整治王欽若之心。

要自己高枕無憂,只能讓王欽若離開皇帝。

二、寇準有何計謀?

澶淵之盟到底是怎麼回事?

機會來了,皇帝想要一個鎮守大名的人選,寇準積極推薦王欽若:“其他人去搞不定,此事非王欽若莫屬,我看好這個人才。”

皇帝本來就認為王欽若是人才,現在從寇準的口中得到證實,說明自己的眼力還不錯,很高興的讓王欽若離開自己身邊。

結果,寇準將王欽若趕出了京城。

這次事件讓王、陳二人和寇準結下了很深的樑子,後來王欽若以其人之道還治其身,又將寇準趕出京城,這是後話。

皇帝親征到了澶州黃河以南的南城,看著攻打北城的遼軍氣勢很盛,嚇得又不敢過河了,大家怎麼勸都不行。

寇準知道,宋朝重文輕武,皇帝身邊用的都是文人,但是在戰場上皇帝還是相信武人,便私下和武人高瓊串聯:“你老兄高居太尉,現在該報國了吧?”

高瓊很耿直:“什麼話?我是武將,就是準備為吾皇而死的。”

“不用你死,一會兒見了皇帝,你照我的話做就行了。”

寇準又去見皇帝道:“陛下如果不過河,軍心會有影響,這場仗就可能失敗。您放心過河吧,我們都已經安排好了,不會有危險,王超領精銳守住正面,李繼隆、石保吉在左右兩邊佈置好了大陣,而且四面八方的援軍也馬上就到了,陛下不要怕。”

澶淵之盟到底是怎麼回事?

宋真宗看著寇準,沒有說話,心想:又忽悠我?你個拿筆桿子的和我談哪門子的軍事。

寇準當然明白皇帝的意思,大聲道:“陛下,如果以為我是忽悠你,你可以問高太尉嘛。”

高瓊立刻按照預先設計的出場,點頭道:“對對對,目前的局勢對我們很有利,寇學士說得很對。”

皇帝點點頭:“那挺好。”

寇準立刻接過去:“既然這樣,趕快來護駕過河。”

高瓊立刻命令手下將皇帝乘坐的輦趕過來,護送皇帝過河到了北城。

果然,皇帝一到北城,宋軍歡呼雀躍,士氣大漲,呼喊聲震天動地,遼軍的士氣低落下來。

宋的武器裝備比遼國先進,在城防戰中遼國比較吃虧。宋真宗到達澶州十幾天後,遼軍總司令蕭達蘭被宋軍先進的床子弩射殺。

三、遼宋雙方博弈的結果

澶淵之盟到底是怎麼回事?

以遼國的國力,和宋國打不起消耗戰,再加上總司令陣亡,遼軍士氣降低到極點。遼聖宗與蕭太后感覺他們事先可能低估了宋的實力,便主動請求和解,但派了幾次講和的使者,均被寇準拒絕。

寇準的本意,是想先給對方一個心理上的震懾,然後再談價錢,寇準的價碼是讓遼對宋稱臣,並返還幽州(今北京),他告訴真宗,如果按他的策劃,可以保證宋遼之間百年無戰爭,否則,只能保證數十年的和平。

宋真宗是第三代領導,早就沒有了太祖、太宗的武力和膽識,他的立場和寇準不同,更沒有寇準的心理素質,他想的是隻要遼不挑事,稱不稱臣,要不要幽州和自己關係都不大,只要不影響到自己跳舞跑馬就行。他說:“數十年後我們的軍力一定超過遼國,只是現在我不忍心老百姓遭兵禍,還是答應遼國的要求吧。”

宋真宗的內心還有個心病,連日的勝仗使得寇準的威望日增,前線官兵對寇準非常敬仰,比起城外的遼軍,真宗現在更擔心寇準擁兵自重,要是寇準學他大伯趙匡胤,來個黃袍加身,此番澶州之行就得不償失了。

對寇準,他的好朋友張詠有個評價:“寇準這個人很有點奇才,就是書讀得不多。”

讀書少讓寇準少了一些儒生的書呆子氣,一旦他感覺到皇帝對自己有了想法,就不再堅持己見,而是立刻改正。

寇準同意結盟。

澶淵之盟到底是怎麼回事?

皇上很高興,對派去談判的大使曹利用說:“我們的條件很優惠,只要不打仗,每年給他們一百萬兩銀子都可以。”

皇帝當然很慷慨,因為這一百萬是不可能從他自己的錢包裡拿的。

寇準很反感,但他不去招惹皇帝,只悄悄的把曹利用叫到一邊:“皇上答應的條件很優惠,但我給你的底線是三十萬,超過三十萬,我要你腦袋。”

曹利用知道寇準說到做到,不敢拿自己的腦袋開玩笑,果然以三十萬的價碼談成盟約,這個價錢還不及宋對遼每年戰爭費用的百分之一。

宋遼之間的戰爭到此結束,兩國維持了百年的和平,宋得以從戰爭中脫出身來,致力於經濟文化建設,從而蘊育出中華民族燦爛的宋文化,這個文化承前啟後,影響後世中國的很多思想都出自這個時代,經濟更發展到了鼎盛。

這一切,都是寇準之功。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