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滸傳》裡最冤屈的人是誰呢?不是林沖,不是武松,更不是柴進

《水滸傳》裡最冤屈的人是誰呢?不是林沖,不是武松,更不是柴進

《水滸傳》中最冤屈的人無疑是盧俊義。

盧俊義簡直是冤死了,屈死了。

偏偏冤得無處訴,憋屈得吞聲忍氣和仇人稱兄道弟,強顏歡笑。

不是嗎?

盧俊義是北京大名府(今河北省邯鄲市大名縣)的大土豪,當地首富,家有良田千頃,衣食無憂,又有美妻為伴,生活樂無邊。

為了遺憂解悶,盧俊義愛上了舞槍弄棒。

《水滸傳》裡最冤屈的人是誰呢?不是林沖,不是武松,更不是柴進

因為身體條件就好,是練武的胚子,每日又有閒工夫磨練,盧俊義在不經意間練成了高深莫測的武功,棍棒天下無雙,江湖人稱“河北三絕”,武功天下第一,又兼長得帥,被人送美譽“玉麒麟”。

誰能想得到?僅僅因為武功好,人長得帥,他便遭遇上了彌天之禍。

而這禍,竟然是宋江和吳用強加到他頭上的。

他盧俊義在大名府家中吃香的、喝辣的,沒招誰,沒惹誰。

但是,宋江一來看中了他家的鉅額財產,二來仰慕他武藝高強,為了壯大梁山聲勢,最重要的是天王晁蓋暴死,無人能剋制史文恭,就一心想要“賺”他上梁山。

怎麼個賺法呢?

狗頭軍師吳用設下一條狠毒萬分的絕戶計,讓盧俊義萬劫不復。

《水滸傳》裡最冤屈的人是誰呢?不是林沖,不是武松,更不是柴進

吳用與李逵裝扮成算命先生與啞道童,以算命為由,混入盧府,讓盧俊義自己寫下一首含“盧俊義反”四個字的藏頭反詩,又唆使盧俊義帶著李固等人前往泰安州經商以逃避災禍。然後,由梁山好漢在半路埋伏,設套捉盧俊義上山,千般挽留,軟磨硬泡,拖延時日,讓天下人誤以為盧俊義已經落草為寇。又私放盧俊義管家李固回大名府,要他佔有盧俊義的嬌妻,霸了盧俊義的家產,再去告發盧俊義造反。

看看,宋江自稱要與盧俊義做兄弟,但有這麼做兄弟的嗎?

《水滸傳》裡最冤屈的人是誰呢?不是林沖,不是武松,更不是柴進

這還不算,等李固在大名府那邊佈置停當,宋江皮笑肉不笑地恭送盧俊義下山,讓盧俊義回去接受一番煉獄式的洗禮。

盧俊義回家,先目睹家財被霸,嬌妻被佔這一悲催情景,然後被官軍抓捕進監獄。

想那盧俊義練就打遍天下無敵手的本事,卻也頂不住官府的一番拷打,則拷打的慘烈程度可想而知。

盧俊義最後只剩下半條命,不得不屈從宋江,乖乖上了梁山。

冤,實在太冤了。

相信在梁山的日子,盧俊義一定過得不快樂,說不定,某個午夜夢迴,他會拿個小棒槌,踩著節奏,敲響屬於他的快板書:“老夫本住在大名府的城邊家中,有屋又有田,生活樂無邊,誰知那黑宋江,他蠻橫不留情,勾結官府目無天,佔我大屋奪我田……”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