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回《古本水滸傳》:梁山和朝廷血戰到底,據說是施耐庵原著?

120回《古本水滸傳》:梁山和朝廷血戰到底,據說是施耐庵原著?


老覃早年寫過《<水滸傳>版本知多少?其中此版本獲得過“諾貝爾文學獎獲獎作品”》一文,講述了諾貝爾文學獎得主美國女作家賽珍珠(Pearl S. Buck) 曾以“All Men Are Brothers”(“四海之內,皆兄弟也”)為書名,全本翻譯了《水滸傳》。該書在美國出版後,大受讀者歡迎,非常暢銷。

由於《水滸傳》在元末明初成書後,明代的眾多私營書坊為了促銷自家的書,就在雕印書籍的過程中故意對原作進行大量的刪改、增補,以顯示自己的書是不同於他家的“真本”、“古本”,使得《水滸傳》在明朝年間出現了上幾百種版本。

這幾百種版本的《水滸傳》經過歷史的淘洗,流傳到現在的還有幾十種,單以回數區分,就有一百回本、一百二十回本、七十回本、一百零四回本,一百一十回本、一百一十五回本、一百二十四回本等多種型別。

那麼,賽珍珠是以哪個《水滸傳》版本為母本翻譯出“All Men Are Brothers”的呢?

120回《古本水滸傳》:梁山和朝廷血戰到底,據說是施耐庵原著?


這個問題並不複雜,懂英語的人拿“All Men Are Brothers”與各種《水滸傳》版本對比,就很容易得出結論——賽珍珠是對照著金聖嘆《第五才子書施耐庵水滸傳》來進行翻譯的。

事實上,從清初到新中國成立前,市面上最常見的《水滸傳》版本就是金聖嘆的《第五才子書施耐庵水滸傳》。

金聖嘆的《第五才子書施耐庵水滸傳》只有七十回外加一個楔子。

魯迅在《中國小說史略》第十五篇《元明傳來之講史》中指出:金聖嘆自稱的“貫華堂所藏古本《水滸傳》七十卷”是假話,實際他他是從百回本刪削而成的。

胡適參考了魯迅的見解,通過詳細考證,認為金聖嘆本是根據李卓吾百回本刪節而成。

金聖嘆將李卓吾百回本從七十一回處攔腰一斬,將原書的第一回改為“楔子”,將第七十一回中的“忠義堂石碣受天文”部分保留下來,自己再補寫了一段盧俊義驚噩夢的情節,算作結局的第七十回。

《第五才子書施耐庵水滸傳》一出,在長達三百年的時間裡,幾乎它本盡廢,《第五才子書施耐庵水滸傳》一統天下。

不用說,以“忠義堂石碣受天文”作為《水滸傳》全書的結尾,總給人戛然而止的感覺,讓人不能盡興、不能過癮。

新中國成立後,為了滿足讀者的閱讀需求,又發行了多種一百回本和一百二十回本。

現在市面上最流行、就是大家最熟悉的是人民文學出版社根據容與堂本《水滸傳》重新排版、標點推出的一百二十回《水滸全傳》。

但是,一百二十回《水滸全傳》中招安、徵王慶、徵田虎、徵遼的故事讓人讀來味同嚼蠟,徵方臘的故事又讓人撕心裂肺,非常難受。

於是,又有相當一部分讀者認為招安和徵方臘等情節並非施耐庵的手筆,屬於後人續書,重新選擇只讀《第五才子書施耐庵水滸傳》。

這不?這些年來,《第五才子書施耐庵水滸傳》又漸漸重歸市場了。

但是,1985年8月,河北人民出版社出版了一套非常特殊的版本。

該版本以《古本水滸傳》為名發行,分三冊,共一百二十回,沒有招安和徵方臘等情節,前七十回內容與《第五才子書施耐庵水滸傳》完全相同,在後面的五十回裡,梁山好漢仍在和朝廷血戰。

該書的校勘者蔣祖鋼在《前言》中言之鑿鑿地斷言:“在對它仔細研究後,我認為,它與前70回的作者為同一人。”“這是我們目前唯一一部署名施耐庵著的長達120回的《水滸傳》”。

蔣祖鋼還在《前言》提到,這個《古本水滸傳》的後50回曾由上海中西書局在1933年單獨排印過,書稿提供者梅寄鶴先生寫了序言,序言中交代了他訪得民間藏本並將之出版的過程。

但是,蔣祖鋼的這個論斷很快就遭到了湖北大學的張國光先生和老學者王利器先生等許多名家的批評。

為此,他先是寫了一篇《梅寄鶴不是<古本水滸傳>的作者》一文,發表在1986年4月5日的《北京晚報》上。後來又寫了一篇《古本水滸傳是偽續贗品嗎》發表在1988年1月的《團結報》上。再後來在1994年中央民族大學出版社再版的《古本水滸傳》時,又寫了《新版前言》。一而再、再而三地強調這後五十回與貫華堂本《水滸》七十回“保持了完全一致的個性特徵”,從而咬定這是施耐庵的原著。

120回《古本水滸傳》:梁山和朝廷血戰到底,據說是施耐庵原著?


但是,常熟市政協委員王天如先生是梅寄鶴的女婿,他在1988年看了蔣祖鋼的《古本水滸傳是偽續贗品嗎》,寫了《梅寄鶴生平簡介》《關於<古本水滸傳>》兩文,寄給了自己的好友——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所研究員著名元明清文學家鄧紿基先生。

《梅寄鶴生平簡介》一文中提到:梅寄鶴“喜作小說家言”,已著作並出版過的長篇小說有《少林奇俠傳》《雙燕莊》《古本水滸傳》等。

《關於<古本水滸傳>》一文則詳細介紹了梅寄鶴續寫《水滸傳》的過程。並特別指出,梅寄鶴為了推廣自己的續書,偽託是施耐庵原著,冠以《古本水滸傳》之名,交由中西書局出版了。

老覃早年發表過《<水滸傳>是本來就只有七十一回還是後來被砍成七十一回的?》一文,曾就金聖嘆“腰斬”《水滸傳》一事做過深入淺出的分析。認為施耐庵完成的《水滸傳》就只寫到七十一回,即全書到梁山泊英雄大聚義結束了。後面的故事屬於後人續編的。金聖嘆所刪減成的《第五才子書施耐庵水滸傳》是向恢復原著面貌方面作出了努力。

著名史學家羅爾綱先生的分析,《水滸傳》書名“水滸”二字,其實是來自《詩經大雅綿》裡面的“古公稟父,來朝走馬,率西水滸,至於歧下”,包含著對革命的讚揚和歌頌。即《水滸傳》的原本就只有七十一回,主題思想是“替天行道救生民”。

120回《古本水滸傳》:梁山和朝廷血戰到底,據說是施耐庵原著?


羅爾綱先生還指出:明容與堂刻百回本《忠義水滸傳》第五回記:智真長老曾送魯智深四句偈言,說他“可終身受用”。後人增加上受招安、徵遼、平方臘等內容,該偈言就不能“終身受用”了。續書者只好讓智真長老又再送了四句新的偈言給魯智深。

實際上,凡中國古典小說,都要寫出一個大結局,方算全書完畢。

比如《紅樓夢》,要的是“好一似食盡鳥投林,落了片白茫茫大地真乾淨”的結局;《三國演義》則要寫“天下歸一統”;而《西遊記》寫的是唐僧師徒四人“終成正果”。

《水滸傳》寫到“眾虎同心歸水泊”就是一個熱熱鬧鬧、皆大歡喜的大結局了。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