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願軍正對敵軍窮追猛打,彭總突然警覺:所有人停止進攻

1950年12月23日,在漢城到議政府的公路上,一輛吉普車正在緩慢前行,因為天氣寒冷,公路已經結滿了冰,司機不敢開太快,因為車上坐著的是"聯合國軍"第八集團軍司令沃爾頓·沃克,他曾在二戰時期帶領美軍20軍闖下幽靈軍的名號,20軍在他的帶領下,展現了超乎尋常的行軍速度。朝鮮戰爭爆發之後,他在麥克阿瑟的統帥下入朝作戰,在釜山打敗了北朝鮮軍隊,但在第二次戰役中,他被人民志願軍在清川江擊敗,這時期,他正準備帶著自己的軍隊撤到38線休整。

志願軍正對敵軍窮追猛打,彭總突然警覺:所有人停止進攻

第八集團軍司令 沃爾頓·沃克

第八集團軍目前還集結在漢城附近,沃克想要去巡視一下自己的部隊,畢竟打了敗仗,士氣必然會受到影響。在沃克的吉普車正在公路上行駛的時候,一隊南朝鮮軍的運輸車出現在了吉普車背後,本來想要超車的運輸車突然撞到了吉普車的左後部,吉普車在冰面上滑行了起來,最後滑到了路旁,翻車了,這位美國二戰名將在這一場車禍中失去了自己的生命。沃克身亡,同樣是二戰名將的李奇微臨危受命,接替了第八集團軍的指揮權。

這時,經歷過第二次戰役的彭德懷正打算讓部隊休整一下,開春在進行下一輪進攻,但迫於國際形勢,彭德懷在毛澤東的指示下,發起了第三次戰役。

志願軍正對敵軍窮追猛打,彭總突然警覺:所有人停止進攻

1950年12月31日,這是1950年的最後一天,當世界各地都在慶祝一年的結束的時候,38線附近,凌冽的寒風一直沒有停止,臨津江兩岸大雪紛飛,整個世界白茫茫的一片。李奇微上任之後,動用20多萬兵力,佈置了A、B、C、D、E五道橫貫朝鮮半島250公里的防線,其中A、B兩道防線為基本防線,縱深60公里,其餘三道防線為激動防線,從38線佈置到了37度線。

"聯合國軍"自認為擁有五道防線,且天氣助陣的情況下,志願軍不會發動攻擊,可是誰都沒有想到,38線附近,臨津江對岸,數萬志願軍將士已經做好了衝鋒的準備。16時40分,志願軍將士拋棄偽裝,白茫茫的雪地上驟然間出現了無數身影,各種火炮也露出了真容,一發發炮彈摩擦著空氣,帶著刺耳的聲音衝向了"聯合國軍"防線,臨津江到麟蹄200多公里的防線,都受到了志願軍將士的攻擊,第39、40、38軍將士踏冰而行,迅速衝向了敵軍陣地,南朝鮮軍第1、第6師防守的陣地率先被突破。

志願軍正對敵軍窮追猛打,彭總突然警覺:所有人停止進攻

第39軍第116師副師長張鋒激動地向師長報告:"我們已佔領南岸敵第一道塹壕。"隨著戰鬥的進行,到1950年1月1日拂曉,志願軍已經突入敵軍防禦縱深10公里,敵軍第一道防線已經被撕破,第50軍也已快速渡江。到1月3日,"聯合國軍"已經退到了漢城以北,準備渡過漢江,剛上任的李奇微還沒有能夠在漢城組織起有效的防禦,就踏上了南逃的路,第八集團軍被志願軍打的士氣全無,只顧逃竄,10多萬軍隊被擠在了漢江北岸的橋頭堡,而這裡只有兩座浮橋,一旦浮橋發生意外,十多萬"聯合國軍"將會被志願軍包餃子。

1月3日下午,第八集團軍緩慢通過了漢江的兩座浮橋,李奇微看著榴彈炮、坦克等重型裝備緩慢通過浮橋,才總算鬆了一口氣,據他後來回憶,他說在這一刻:"我的心都提到了喉嚨上。"美軍撤出漢城之後,就動用數架飛機對漢城轟炸,漢城的建築都被摧毀,據戰地記者報道,在城南50英里以外的地方,都可以看到沖天的火光。

志願軍正對敵軍窮追猛打,彭總突然警覺:所有人停止進攻

第三次戰役取得了初步勝利,志願軍將士和朝鮮人民軍開始趁勝追擊,志願軍第50軍第149師第446團在這次追擊中,取得了巨大的戰果,在高陽以北擊敗美軍一個營,俘虜20多名美軍士兵,在高陽以南截住英軍第29旅退路,擊毀和繳獲坦克31輛,全殲了英軍一個營和一個團直屬中隊。除了446團,39軍116師的347團也戰果頗豐,殲滅了英軍29旅兩個連,347團第7連為了阻擊援軍,打的只剩下7個人。

隨著志願軍的窮追猛打,1月8日,"聯合國軍"已經退到了37度線附近,李奇微的五道防線全部被摧毀,志願軍在漢江以南站穩了腳跟。就這個這個時候,一則停止進攻的命令傳達了下來,彭德懷命令所有部隊停止進攻,第三次戰役似乎有點兒虎頭蛇尾地結束了。

志願軍正對敵軍窮追猛打,彭總突然警覺:所有人停止進攻

也就是這一天,蘇聯駐朝鮮總顧問和朝鮮首相金正日同時表達了不滿,蘇駐朝鮮總顧問什特科夫直接闖到了彭德懷指揮所,責問彭德懷為什麼不繼續前進。他對彭德懷說:

"你應該立即改變主意,將第三次戰役打下去,要一步不停地追擊敵人,一直打到釜山去,將美軍趕下海。"

這位來自俄羅斯的總顧問肯定沒有關注過戰鬥實況,只知道志願軍打過了漢江,可是除了剛開始的戰鬥,以及前期的追擊戰,後續的戰鬥,"聯合國軍"損失非常小,反而倒像是有序的撤退。他也沒有關注過兩軍的差距,只知道我志願軍在三次戰役中都取得了勝利,"聯合國軍"的後勤完全是志願軍無法比擬的,志願軍運送彈藥補給的卡車戰爭開始沒多久就全部被美軍炸了,物資只能靠志願軍手提肩扛,一次補給只能支援志願軍連續進攻七天。

志願軍正對敵軍窮追猛打,彭總突然警覺:所有人停止進攻

而美軍上演的完全是關雲長的拖刀計,看似一直在敗退,但其實已經開始蓄力了,美軍裝備本身就要比志願軍好,當他們聚集到一起時,火力會成倍增加,不說會有埋伏,就是沒有埋伏,志願軍攻擊已經做好防禦準備、數量龐大且集中的美軍,損失也會非常大,朝鮮不是中國的土地,志願軍也不是蘇聯和朝鮮的軍隊。

彭德懷顧及什特科夫的面子,沒有直接說出自己的推斷,只是說我軍已經是疲憊之師,且沒有制空權,又是摩托化部隊,將敵人壓縮在朝鮮東南角半島上,更不利於我軍殲滅敵軍。

可是沒想到什特科夫來了這麼一句:

"殲滅不了敵人,那就多佔點地方。"

可能這就是文化淺薄的表現吧,中國兵法早就有云:"存人失地,人地皆存;存地失人,人地皆失。"話說到這裡,自然沒有什麼好說的了,志願軍是彭老總帶出去的,他知道打仗必須要死人,但不能盲目的去送死,他是希望儘可能多的將志願軍活著帶回家,面對不通兵法的什特科夫,彭德懷直接怒道:

"你打過什麼仗?你們認為,只要我們進攻,敵人就會退出朝鮮?我完全不能同意你們的意見。我要對人民負責,如果錯了,殺我頭都可以。"

志願軍正對敵軍窮追猛打,彭總突然警覺:所有人停止進攻

什特科夫走後,金日成又來了,他同樣是來責問彭德懷的,他比什特科夫委婉一些,他讓彭德懷縮短部隊休整時間,最好在半個月內發起進攻。他的原話如下:

"司令員同志,最好在半個月內,志願軍應該有三個軍向南進攻,其餘休整一個月在南進。"

這還是一個不懂兵法的,哪怕"聯合國軍"真的是慌忙後撤,可是給他們半個月時間,照樣能重新組織起來,三個軍單獨進攻,完全就是給狼嘴裡送肉,有去無回。彭德懷聽完就怒了,直接說:

"我可以下令追擊,如果美軍不退出朝鮮半島怎麼辦?你們把勝利都寄託於僥倖,就完全有可能把戰爭引向失敗。如果你們認為我這個司令不稱職,可以撤掉我。如果你們認為可以南進,你們人民軍五個軍團12萬人可以單獨向南進攻,我們負責保衛海岸線,防備敵人登陸。"

志願軍正對敵軍窮追猛打,彭總突然警覺:所有人停止進攻

當時人民軍已經收攏了不少部隊,但實力不行,在抗美援朝戰爭中,人民軍大多數都是起嚮導和輔助作戰的作用,沒有單獨打過什麼仗。金正日自家人知道自家人的實力,這次爭吵也就無疾而終了。

頗讓人意外的是,兩位處於戰場的人不理解彭德懷,反倒是位於千里之外的兩位領導人理解彭德懷,毛澤東信任並理解彭德懷自然沒話說,畢竟是多年戰友,而斯大林也認可彭德懷,當什特科夫找斯大林告狀的時候,被斯大林批評了一頓,認為志願軍的領導是正確的,真理在彭德懷手中。

志願軍正對敵軍窮追猛打,彭總突然警覺:所有人停止進攻

其實這不是三方第一次因為指揮問題發生爭論,第一次戰役結束之後,蘇朝兩方都認為志願軍應該直接對"聯合國軍"發起進攻,最後在彭德懷的堅持下,採取了誘敵深入的戰略,第九兵團緊急入朝,取得長津湖慘勝,贏得了第二次戰役的勝利。誘敵深入都打的這麼慘,直接進攻必然損失更大,所以志願軍在朝鮮戰場上採取的戰略基本都是分割包圍殲滅,只有在需要的時候,才會直接進攻敵軍。

之後,毛澤東和斯大林專門為指揮權問題進行了商討,最後在蘇中朝三方的協商下,確定了彭德懷的指揮地位,解決了入朝作戰的內部矛盾。

志願軍正對敵軍窮追猛打,彭總突然警覺:所有人停止進攻

繼任第八集團軍司令 李奇微

而在17天之後,1月25日,打臉的事情來了,李奇微發起了"霹靂行動"行動,僅僅17天的休整,李奇微就組織起了五個軍16個師3個旅一個空降團23萬的反攻兵力,開始了全面反攻,準備將志願軍壓回38線以北。蘇朝兩方的代表傻眼了,他們以為的可以一舉趕下海的"聯合國軍"僅僅17天就組織起了23萬人的反攻部隊。

而且,這17天時間,美國方面從來都沒有打算隨隨便便就被志願軍趕下海,以杜魯門為首的政客們給出的方案是儘可能消滅志願軍有生力量,可以被趕下海,退到日本進行休整,但在撤出朝鮮半島之前,一定要給志願軍造成巨大殺傷。而麥克阿瑟並不贊同撤軍,而是認為應該擴大戰爭規模,支援臺灣反攻大陸,同時從日本出兵,襲擊我國東南沿海,在朝鮮建造軍事基地,和志願軍死磕。

志願軍正對敵軍窮追猛打,彭總突然警覺:所有人停止進攻

麥克阿瑟

不管是哪個方案,朝鮮半島的"聯合國軍"都已經做好了準備,只要志願軍急功近利,對美軍發起襲擊,朝鮮半島可能就會變成美軍攻打日本的"鋼鋸嶺",稱為朝鮮戰場上最大的絞肉機,或許最後志願軍可以將"聯合國軍"趕下海,但絕對是殺敵八百,自損三千,甚至整個援朝隊伍都會被打殘。

志願軍正對敵軍窮追猛打,彭總突然警覺:所有人停止進攻

李奇微在朝鮮

戰爭不是一場遊戲,統帥的一句話,可能會導致千百人馬革裹屍,蘇聯沒有投入軍隊,自然不在意志願軍的損失,金正日想的是朝鮮統一,更不會顧及志願軍的性命,但是彭德懷不行,這些人都是他帶出國的,他必須要為這些人負責,將同袍們儘可能多的帶回去。

將軍百戰死,壯士十年歸。兵家之事,不得不謹慎,錯一步可能就是白骨累累。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