錢學森的侄子錢永健獲諾獎,在採訪中直言“我並不是中國科學家”

諾貝爾獎作為世界上關注最為廣泛的國際獎項,每年頒佈之時總會成為人們熱烈討論的物件,儘管在這場世界級的盛會中,很少看到中國人的身影,但中國人對於世界的貢獻是不可忽視的,而且我們時常還能在獲獎名單之中看到一些中國人的面龐,不管是多年前的楊振寧,又或者是之後的丁肇中等等,他們無一不是擁有著中國人的血脈,只是因為各種各樣的原因,卻以非國人的身份獲得了諾獎。

錢學森的侄子錢永健獲諾獎,在採訪中直言“我並不是中國科學家”

而近些年以中國人面孔獲得諾獎的華裔之中,當屬錢學森的侄子錢永健最為受人關注,作為名門之後,尤其是有著錢學森這樣的優秀案例所在,當他以外國人身份自居時,受到了很多人不同的評價,尤其是他在採訪之時的一些言論,也引起了人們的諸多討論。2016年8月24日,美國華裔科學家錢永健在俄勒岡州去世,作為生命科學家領域的專業人才,他的早逝去對於世界來說是一種損失。

錢家人的科研精神

關於錢家人在江湖之上的傳說,很多人應該都不是很陌生,尤其是從近代中國的發展來看,錢家人做出了不小的貢獻。尤其是對於新中國的尖端武器事業,錢家人更是讓人動容,新中國的“導彈之父”錢學森、“原子彈之父”錢三強以及“近代力學之父”錢偉長,他們無一不是各自領域內的傑出貢獻者,尤其是在新中國艱苦的環境之下,創造了一個又一個科研奇蹟。

錢學森的侄子錢永健獲諾獎,在採訪中直言“我並不是中國科學家”

2008年,諾貝爾化學獎公佈,其中美籍華裔科學家、56歲的錢永健名字格外引人注目,在諸多相關訊息被報道之後,人們發現他是錢學森堂弟錢學榘的兒子,也就是說錢永健是錢學森的親侄子。至於錢學榘本人,也是一位優秀的科學家,作為美國的空氣動力學專家,他曾擔任美國波音公司的工程師,享有一定的科研聲望。

錢學森的侄子錢永健獲諾獎,在採訪中直言“我並不是中國科學家”

幼年時期的錢學榘家道中落,錢學森父親錢均夫視他為己出,負擔起他的學費。當時的錢學森要比錢學榘大三歲,而錢學榘也一直將錢學森視為自己前進的動力。他追隨錢學森的腳步,自交通大學畢業,並赴美國麻省理工學院進行航空專業學習。但與錢學森的艱苦歸國不同,最終錢學榘選擇留在了美國,也許是因為美國有著更為發達的科學技術以及科研環境,讓他選擇在此進一步發展。

從這些錢家人的科研成長來看,他們有著優秀的創造能力,尤其是對於科學技術發展來說,他們均是各自領域內的傑出者,甚至於有著很重要的席位。

錢永健的科研成長

作為錢學榘的第三子,錢永健自小便出生成長於美國。2007年在接受《細胞生物學雜誌》的採訪時,他曾提到,自己家中有許多工程師,除了自己的錢學森是中國導彈專案的負責人之外,他的父親是波音公司的工程師,他的舅舅是美國麻省理工工程學的教授,他的哥哥也是一位優秀的神經生物學專家,還是美國科學院的院士。如此優秀的家庭背景,也註定了錢永健的一生不會默默無聞,尤其是也會有自己的一番建樹。

錢學森的侄子錢永健獲諾獎,在採訪中直言“我並不是中國科學家”

1952年,錢永健出生於紐約,在父母的影響下,幼年時期的錢永健就有著極為優秀的科研創造力。為了鼓勵錢永健的科學能力發展,他的父母給他買過成套的化學實驗玩具,而當其他孩子還在沉溺於幼年時期的玩樂時,他就已經深深迷戀上了科學試驗。一次,他在學校的圖書館之中找到一本化學書,裡面講到如何將紫色的溶液變為綠色,看到此的錢永健決定要親自動手試一試,也正是這樣的啟蒙讓他保持了充分的興趣熱愛化學。到讀高中時,他家中的地下室就已經擺滿了瓶瓶罐罐,以方便科學研究之用。據他所說,此前在和哥哥製造火藥的過程中,不慎引發火災,但好在並無人員傷亡。儘管科學實驗之中出現了各種各樣的意外,但對於錢永健來說,並沒有打擊他從事科研的興趣,甚至於還在這一方面有更多的建樹。

1968年,錢永健以金屬如何與硫氰酸鹽結合為題獲美國西屋科學天才獎,此時的他只有16歲,而美國西屋科學天才獎是為了獎勵高中生的科研創新,並且是高中時期能夠獲得的最高獎項,此時的他已經展現出了自己過人的科研創新能力。在獲得這個獎項之後,他還獲得了美國的優秀學生獎學金,併成功進入哈佛大學,正式開始了自己的科學研究之旅,讓他接受更為正規與系統的培訓。

錢學森的侄子錢永健獲諾獎,在採訪中直言“我並不是中國科學家”

1972年,20歲的錢永健獲得哈佛大學化學和物理學士學位。1977年,獲得劍橋大學博士及博士後(生理學)。1980年,錢永健發明檢測鈣離子濃度的染料分子;1981年,改進將染料引入細胞的方法,以後發明更多、更好的染料,被廣泛應用。1981年,錢永健來到加州大學伯克利分校,並在這裡工作8年,成為大學教授。隨著科研環境的改變,尤其是在進一步的深入瞭解之後,他逐漸開始革新自己的研究方向,並逐漸開始研究GFP(綠色熒光蛋白),改進GFP的發光強度,發光顏色(發明變種,多種不同顏色),發明更多應用方法,闡明發光原理。

之後,錢永健依靠自己出色的個人能力,成功當選為美國醫學院院士以及美國科學院院士,這對於一個黃種人面龐的人來說,其實是十分艱難的,儘管美國總是在強調所謂的人權,但骨子裡的歧視是存在的,也證明了錢永健個人是有著極為出色的科學研究能力的。2008年,錢永健與美國生物學家沙爾菲、日本有機化學家下村修共同獲得當年的諾貝爾化學獎,讓世界矚目於他。

錢學森的侄子錢永健獲諾獎,在採訪中直言“我並不是中國科學家”

另外,要注意的是,2004年時錢永健獲得了沃爾夫醫學獎,這個同樣在世界領域享有盛名的獎項。在2008年獲得諾貝爾獎之後,他便成為了世界領域內唯一一位同時獲得沃爾夫獎以及諾貝爾獎的華人,可見他在自己領域內所取得的成就。

錢永健的爭議發言

當錢永健獲得諾貝爾獎的訊息傳回國內之後,很多媒體也對此表示了密切的關注,畢竟2008年之後,還沒有一位以中國人身份獲得諾獎的得主,所以即使領獎臺上站上了華裔的身影之時,也會引發人們的討論。當時許多媒體打出的標題是“錢學森堂侄錢永健獲得諾貝爾獎”,也就是說還是借靠於錢學森先生的名聲在進行擴大性的宣傳,同時也是想要說明錢永健個人身份中的中國因素。但對於這一切,錢永健並不領情。

錢學森的侄子錢永健獲諾獎,在採訪中直言“我並不是中國科學家”

當時,一些中國媒體有幸有機會親自採訪錢永健,只是這些提問讓錢永健陷入了很大的爭議。一些媒體問道:“您是中國人嗎?您會說中文嗎?”,對於記者的國籍提問,錢永健直接選擇了無視,而是直接回答道:我很小的時候,父母經常跟我說中文,也聽得懂一點簡單的對話,例如“你晚餐要吃什麼?”,父母總是叫我吃中國菜、學中文,但是我不喜歡中國食物。等我長大後,父母曾希望我娶中國人為妻,我也沒有滿足他們這個願望。

也許是為了表達對記者提問的不滿,也許是為此有一個較好的回覆,錢永健繼續補充道:我不是中國科學家,我在美國長大,並一直在這裡生活。我在美國出生、成長,但是我不太會說中文。我是美國科學家,這一點很明確,我不是中國科學家,血統出身並不能決定一個人的身份,一個成功的科學家必定出於一個開放的社會,自由的環境是培育科學家的要件。對於記者的提問,自然也讓錢永健深覺不樂,在國際場合之上,詢問這樣的問題不知記者是做何考慮,或許是想要表現錢永健“中華民族驕傲”的身份,但如此境況之下,給人難堪,實屬是一種不禮貌的行為。

錢學森的侄子錢永健獲諾獎,在採訪中直言“我並不是中國科學家”

之後,錢永健院士還補充道:中國的唐朝之所以強盛,主要是因為能夠包容不同的文化,不侷限於中國本土文化。舉世聞名的德國科學家愛因斯坦也是到美國從事研究工作之後,才獲得名聲與肯定,古今中外,有許多華裔科學家在西方取得科學成就。學術研究無國界之分,不需要拘泥於血統。

確實,對於科學來說,並沒有明顯的國界,畢竟人類發展同為一體,只有共同發展,才能取得進一步的成績。而且如果要強調國界一說,以錢永健的成長經歷來看,他在美國出生,並在美國成長以及接受教育,並沒有和中國有直接的關係,所以上述記者的提問無疑是自討沒趣。

科學到底有沒有國界?

對於這一問題,很多人應該已經不陌生了,在當今世界的局勢之下,科學研究代表著一個國家的創新力,尤其是如果能夠掌握更多的科學技術,便能在未來發展中掌握更多的話語權,當然也不會陷入受人牽制的境地。但在當今的世界之中,還是一種科學無國界,但是科學家有國界的局面,畢竟作為一位科學家,需要有自己的職業操守,尤其是做人的底線。

此前,錢永健的採訪內容被播出之後,引起了一眾人的聲討,認為他忘記了自己中國人的身份,甚至於還批判於他忘祖,但也正如他所說,他在美國成長、發展,其實是深受美國的影響,這是一個不爭的事實。儘管他以錢學森作為自己的榜樣,但是一些既定的事實是難以改變的。

錢學森的侄子錢永健獲諾獎,在採訪中直言“我並不是中國科學家”

與其去聲討一位在國外環境下成長的科學家,倒不如關注一下我們自己培養的人才發展。

遙想當年錢學森等一眾先輩克服種種困難,跨越大洋,終於回到了闊別多年的祖國,帶來了先進的技術理念以及科學發展條件,要知道他們如果待在國外,完全有更好的發展機會,但是因為熱愛,他們選擇回到一窮二白的祖國,親自參與到新中國的建設。再之後中國的兩彈一星計劃,位於偏於的西部沙漠之中,這些科學家們忍受常人難以忍受的孤寂,甚至於還要和自己的親人們斷絕常有的聯絡,將自己的身份完全保密,這一切那一輩人都堅強的承受下來,並且取得了極為優秀的成績。

錢學森的侄子錢永健獲諾獎,在採訪中直言“我並不是中國科學家”

再來看我們的今天,當一眾優秀的學子前赴後繼地去往國外,選擇在國外定居、移民,我們不是培養不出優秀的人才,但是因為各種各樣的環境,他們都選擇了國外。尤其是對於一些優秀學校培養的傑出人才,包括清北等名校的優秀學子,在畢業之後選擇出國深造,並最終在國外留來下來,當美國矽谷之中有大多數中國人的訊息傳出之時,我們又怎能不感嘆教育之殤,我們辛辛苦苦的培養人才卻最終為他人建設服務。

將新中國成立時期的科學家們穿過萬險之後回到祖國之後的故事與今天學子們前赴後繼去往國外的事例經過對比之後,我們不免發出一些嘆息。很多人說是因為國內的環境不適合於科研,尤其是不能讓一些青年人的才能得到發揮,難道他們在所謂的國外真的會有所謂的榮譽,還是成為了一些不可言因素的替代品。

錢學森的侄子錢永健獲諾獎,在採訪中直言“我並不是中國科學家”

作為中國人,我們還是需要恪守心中的底線,科學家的操守是要有的,儘管現在標榜於所謂的科學無國界,但是一些理念還是要堅守的,畢竟有那麼多的先賢在極為艱難的環境之下都能創造出世界之上的先進技術,我們還有什麼困難可言。

結語

魯迅先生曾說:“惟有民魂是值得寶貴的,惟有他發揚起來,中國才有真進步”,作為中國青年,要承擔起自己身上的責任,真正做好實事,即使被冠為天才,如果總是嚮往於異國他鄉的虛浮,又怎能對得起肩上的“中國”二字。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