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戰後,挪威女性被剃頭、遊街示眾,2017年挪威才為此正式道歉

1945年,希特勒在世界的暴行已經接近尾聲,曾經煊赫一時的納粹主義在各國開始被清算。與他國享受勝利的氣氛不同,挪威街頭的女性人人自危,曾經與德國人有過關係的女孩慘遭非人地對待。

二戰後,挪威女性被剃頭、遊街示眾,2017年挪威才為此正式道歉

不僅被剃頭,還要被扒光衣服遊街示眾,最後被驅逐出境。挪威受到納粹主義的壓迫已久,既然他們無法對希特勒以及士兵發洩心中的怨氣,那麼與納粹主義沾邊的東西自然成為了洩憤之處。

種族優化

希特勒迷戀上挪威,並非是因為自然風光,而是因為挪威的人種能夠與德國人媲美。希特勒想要自己的種族最優化,自然不能有其他種族的參與,可一味地鼓勵國內多生多育,並非是短時間之內能夠完成,希特勒的帝國也無法在短時間內填充更多的戰士。

二戰後,挪威女性被剃頭、遊街示眾,2017年挪威才為此正式道歉

所以在考察了各地情況之後,希特勒認為挪威的種族與德國是最相似不過,也不會破壞純正的血脈。希特勒既然作出了決定,那自然是馬上執行,很快挪威街頭便出現了一幅海報,畫面中挪威女性正在向希特勒表達愛慕之情,甚至表示希望能夠為德國誕下更多的純正血脈。

洗腦歸洗腦,可挪威作為被佔領的國家,還要女性屈辱地承歡在納粹分子身邊,國家的臉面可想而知。可納粹分子拿著全家人的性命威脅,女性只能點頭預設!

二戰後,挪威女性被剃頭、遊街示眾,2017年挪威才為此正式道歉

挪威女性沒有辦法,即使是被強迫,礙於挪威墮胎非法的法律條文,也只能含淚生下德國人的孩子。孩子生下之後,即便是母親棄養,也會專門有人將孩子送往“生命之源”的保育中心,進行專門的培養。

納粹分子不會理會婦女的意願,他們只需要最優秀的嬰兒。一批又一批的婦女被送到德國人的身邊,一批又一批的嬰兒被送往專門培養納粹主義的學校中。

二戰後,挪威女性被剃頭、遊街示眾,2017年挪威才為此正式道歉

希特勒認為德國一定是贏家,所以戰爭勝利之後的藍圖,希特勒已經勾勒多時。可在1945年,希特勒的夢想轟然倒塌,他所謂的帝國藍圖也成為了一紙笑話。

挪威開始清算

德國兵敗,挪威也參與到慶祝的盛宴中,可挪威的女性並不能享受這一場盛宴,因為挪威的慶祝在很大程度上是將苦難加諸在她們身上。

二戰後,挪威女性被剃頭、遊街示眾,2017年挪威才為此正式道歉

挪威以“叛國罪”將那些與德國人有過關係的女性搜捕起來,扒光衣服遊街示眾、焦油潑滿身體,甚至還有人被綁在石頭上任由圍觀者侮辱,甚至還有人被活活打死。在當時,哪怕是一些情報分子或者在當時發國難財的商人都沒有遭受如此虐待。

挪威給這些婦女貼上“德國人的女孩、妓女、心裡不正常”等等侮辱性的標籤,挪威的暴行連孩子都沒有幸免。希特勒當時認為這些孩子是優質品種,可挪威人認為這些孩子是劣種,不配生活在這個國度。

二戰後,挪威女性被剃頭、遊街示眾,2017年挪威才為此正式道歉

等到勝利的狂歡結束之後,挪威政府將女人和孩子強行送往精神病院,其他女人將其送往德國,可德國人哪裡會承認挪威女孩的存在?更有一些挪威女性為了不拋棄孩子,連夜逃離挪威,還有狠心的女性將孩子拋棄,但也只能是在歐洲各國流浪!

當初納粹主義侵佔了挪威,挪威當局無法保護自己國度的老百姓,眼睜睜看著女性被德國士兵糟蹋。現如今敵兵退卻,挪威女性卻成了罪不可赦的魔鬼!可這一切,從始至終都是敵人幹下的勾當,她們只是受害者而已!

二戰後,挪威女性被剃頭、遊街示眾,2017年挪威才為此正式道歉

挪威無論是站前還是戰後,都沒有為自己國家的女性站出來捍衛過!

遲來的道歉比草都輕賤

70年後,當初的那場狂歡早已經遠去、政府預設的那場狂歡在日後從未被提起,或許政府認為狂歡的不適宜性,可一直到2002年政府也沒有任何道歉或者反省的舉動。所以五萬名慘遭屠殺的挪威女性以及一萬名的孩童,長期生活在驚恐之中。

二戰後,挪威女性被剃頭、遊街示眾,2017年挪威才為此正式道歉

2007年,曾經顛沛流離的孩童已經長大,他們開始控訴挪威當年的罪行。可挪威政府只對孩童進行了道歉,至於當年受到迫害的挪威女性,他們隻字不提。一直到2018年,政府才開始正式道歉,可遲來的道歉比草都輕賤!

挪威人憎惡納粹分子,可在面對納粹分子時,他們當了縮頭烏龜,只能把女人推出去以保一方和平。可納粹分子戰敗後,原本縮頭烏龜的挪威人都變成了“大英雄”,而那些曾經保護家庭的挪威女性,成為罪不可赦的犯人,更成為挪威狂歡下的戰利品,多麼諷刺。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