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遣連總指揮病倒,反動軍閥派營長探聽虛實,總指揮立馬容光煥發

1950年,先遣連朝著高原進發,李總指揮卻病倒了。反動軍閥得知訊息,派了1個營長打聽虛實,妄圖趁機搞破壞活動。等到敵營長來到時,李總指揮精神抖擻地接見,說:“你們不要擔心,我們大軍馬上上來。”

先遣連總指揮病倒,反動軍閥派營長探聽虛實,總指揮立馬容光煥發

1950年8月,進藏先遣連在李狄三總指揮的帶領下,克服高原嚴寒缺氧的困難,抵達了藏北高原。李狄三總指揮在艱難的征途中,腿部因為長途跋涉,出現了嚴重的腫脹。為了不影響軍心,李狄三用繃帶綁住自己的腿,假裝自己沒事。

一次,李狄三外出檢視情況,突然摔倒在地。先遣連的陳幹事趕快去扶他,李狄三才發現自己無法站起來了,陳幹事解開李狄三的褲腿,發現黃水已經浸透了腿部的繃帶。李狄三忍受了常人難以忍受的痛苦,就是怕戰士們擔心自己,陳幹事含淚說:

“李指揮,你腿部的傷這麼嚴重,為什麼瞞著我們?你真不該啊!”

先遣連總指揮病倒,反動軍閥派營長探聽虛實,總指揮立馬容光煥發

陳幹事剛說完,李狄三卻笑了起來,說:“小陳,你快把我扶回去。”於是,陳幹事扶著李狄三,來到屋子裡。李狄三還不忘叮囑陳幹事:“小陳,這件事,你知我知,不要告訴第3個人了。”

陳幹事不肯,跑出屋子,報告給先遣連支部。同志們一致作出決定:“不讓李指揮工作了,強制讓他休息。”李狄三最初不肯,但是組織已經決定,他也只能接受組織的建議,開始臥床休息。

李狄三病倒的訊息,傳到了反動頭人那裡,他們派了藏軍1個馬本(營長)來到先遣連。反動頭人交給馬本的任務,就是打探李狄三的情況,想要趁著李狄三病倒,搞一些破壞活動。

先遣連總指揮病倒,反動軍閥派營長探聽虛實,總指揮立馬容光煥發

馬本來到先遣連後,先遣連連長曹海林出來接待,詢問了馬本的來意。馬本沒見到李狄三總指揮,直接說:“我有事要找你們的李指揮,必須見了你們李指揮才能說。”曹連長只說:“我是先遣連連長,這裡的事由我做主。”

狡猾的馬本又說:“同意讓先遣連駐軍的檔案,是由你們李指揮簽署的,我只見他。”馬本的用意很明確,那就是非要見到李狄三,看李狄三的身體情況,確定他們下一步的計劃。就在曹連長阻止,馬本堅持非見不可的時候,李狄三快步從屋外走了進來。

先遣連總指揮病倒,反動軍閥派營長探聽虛實,總指揮立馬容光煥發

李狄三步伐輕快、滿面春風,見到馬本說:“你好,我外出視察了一下,剛從外面回來,你找我有什麼事嗎?”馬本上下打量著李狄三,看他精神抖擻,完全沒有生病的樣子。李狄三一擺手,讓馬本坐下聊,他也找了一個座位坐下了。

馬本問:“聽說李指揮病了,頭人派我來看看,給李指揮帶了一些營養品。”李狄三哈哈大笑,只說:“這是瞎傳吧,我們當兵的,風裡來雨裡去,身體硬得很,一年到頭生不了一次病,請頭人不要擔心了。”

先遣連總指揮病倒,反動軍閥派營長探聽虛實,總指揮立馬容光煥發

對馬本說完,李狄三還命令:“曹連長,我們的大部隊馬上上來,先遣連要開展訓練,迎接咱們的主力部隊。你最近辛苦了,下午的訓練就由我帶隊了。”馬本聽到中氣十足,面色紅潤,確定李狄三“沒有生病”。

馬本把禮物交給李狄三,拱了拱手,離開了先遣連駐地,回去向頭人彙報去了。李狄三強撐著身體,演了“一齣戲”,騙過了反動軍閥。反動頭人聽說了情況,不敢輕舉妄動,收斂了自己的野心。

先遣連總指揮病倒,反動軍閥派營長探聽虛實,總指揮立馬容光煥發

1951年5月28日,在李狄三的帶領下,先遣連同入藏後續部隊會師扎麻芒保。李狄三把任務交託給自己的戰友們,他因病壯烈犧牲,永遠長眠在祖國的雪域高原上。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