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負傷五次,後成二野悍將,1953年,他指揮了抗美援朝最後一戰

1949年,中原野戰軍整編為第二野戰軍,相對於三野,四野來說,二野雖然人數並不是很多,但是二野也誕生了許多知名的悍將。

這其中,“王瘋子”的王近山最為家喻戶曉,除了他之外,二野還有楊勇,周希漢等人,都是一等一的悍將。

今天我們要說的這位悍將,就是開國上將中“三楊”之一,楊勇。

一生負傷五次,後成二野悍將,1953年,他指揮了抗美援朝最後一戰

楊勇是湖南瀏陽市人,1913年出生,值得一提的是,楊勇有個很有名的表弟,他後來成為黨的總書記,他就是胡耀邦。

1927年9月19日,毛主席領導的秋收起義隊伍來到了瀏陽,當天晚上,毛主席召開了營以上幹部參與的會議,會議主題為部隊前進的方向,經過激烈的爭論,最終,少數服從多數,否定了繼續攻打長沙的主張,決定轉向敵人統治力量比較薄弱的農村地區開闢根據地。

次日,毛主席在里仁學堂操場上整裝隊伍,在這裡就讀的楊勇,胡耀邦等人,就趴在學校外圍牆的豁口上看熱鬧,這是楊勇和胡耀邦兩人第一次見到毛主席,給他們留下了深刻的影響。

1927年,楊勇加入了共青團,後來在紅軍隊伍攻打長沙時,他曾跟隨瀏陽赤衛隊前去助陣,攻打失敗後,他回到了家鄉,1930年,17歲的楊勇,正式的參加了紅軍隊伍。

此後,他一直在彭德懷的麾下任職,先後擔任紅軍大隊長,營長、團政治處主任,團政委等職,

一生負傷五次,後成二野悍將,1953年,他指揮了抗美援朝最後一戰

1933年,楊勇升任為紅三軍團第四師十團政委,10月,部隊在洵口與敵人激戰時,楊勇身先士卒,帶著戰士們衝鋒,在這次戰鬥中,楊勇第一次負傷,一顆子彈從他的頭頂中央飛過,穿破了頭皮,楊勇輕傷不下火線,繼續率部激戰,戰後,我軍獲得勝利,楊勇受到了軍團長彭德懷的褒獎,同時,楊勇也因此戰,獲得了蘇維埃臨時中央政府頒發的三等紅星獎章。

1934年10月,楊勇參加了長征,在過敵人第四道封鎖線湘江時,楊勇再次負傷,1935年初,在土城戰役中,時任團政委的楊勇在戰鬥中,被敵人打穿了右腮,這一次,是他負傷最為嚴重的一次,他臉上留下的彈窩,直到30多年後,才重新動了手術填平。

紅軍到達陝北後,楊勇歷任陝甘支隊第2縱隊大隊政委,紅一方面軍第1軍團1師政委等職。

抗戰全面爆發後,楊勇被任命為115師386旅686團副團長,平型關戰役時,686團是主力攻堅團,這次戰鬥中,楊勇身為副團長,親自率部衝鋒,由於他身先士卒,楊勇在這一次戰中再次負傷,

一生負傷五次,後成二野悍將,1953年,他指揮了抗美援朝最後一戰

平型關戰役是八路軍出征後打的第一場大勝仗,楊勇在其中立功很大,他和林彪,聶榮臻等人的名字都因此戰,被永遠的鐫刻在歷史的豐碑上。

此後,楊勇歷任八路軍686團團長,115師獨立旅旅長,冀魯豫軍區副司令員等職,在1938年的一次戰鬥中,楊勇再次負輕傷,此後再未負傷,他總共負傷5次。

解放戰爭時期,楊勇來到了劉鄧兩人麾下,成為了一名悍將,他歷任晉魯豫軍區第七縱隊,晉冀魯豫野戰軍第1縱隊司令員,二野第五兵團司令員等職。

建國後,楊勇被調任為貴州省軍區司令員。

1950年,抗美援朝戰役爆發,楊勇曾給劉鄧兩人寫報告,希望能夠率部前往朝鮮作戰,但是都未得到應允,直到1953年,楊勇終於得到了一個機會,他被任命為志願軍第二十兵團司令員。

當時楊勇到了朝鮮戰場上,朝鮮停戰協定已經簽署過了,接下來的就是重新劃分軍事分界線以及擬定停戰協定的細則了。

可是這個時候,南朝鮮總統李承晚卻是公開的發表宣告:“反對任何妥協,要單獨打下去。”他下令朝鮮軍隊擄走了2.7萬中朝被俘人員,要繼續和志願軍作戰。

一生負傷五次,後成二野悍將,1953年,他指揮了抗美援朝最後一戰

對於此事,楊勇覺得很少疑惑,他曾問政委王平:“為什麼美國主子要和,而李承晚還要繼續打?他有什麼本事繼續打下去?是他自己單獨打?還是另有目的?”

思來想去,楊勇決定給李承晚一個很大的打擊,因而他上書要求組織一次大型作戰,大概是5個軍的兵力,以當時的兵力來說,5個軍,就是十多萬人,完全稱得上一次大型作戰。

楊勇剛提出想法,就有許多人提出了反對的意見,不過關鍵時刻,彭德懷,毛主席支援了楊勇,彭德懷建議再殲敵1.5萬餘人,毛主席給彭德懷回電:極為必要。

由此,在楊勇的領導下,抗美援朝最後一戰金城反擊戰於1953年7月13日正式打響,在楊勇的指揮下,志願軍向李承晚集團進行了毀滅性的打擊,這戰過後,志願軍殲敵5萬餘人,這個結果,超過了當初預定計劃的5倍。

楊勇如此的勇猛,也受到了朝鮮人民軍金正日的刮目相看,後來金日成前往中國訪問時,還多次對楊勇進行了高度的評價。

一生負傷五次,後成二野悍將,1953年,他指揮了抗美援朝最後一戰

1955年,楊勇被授予上將軍銜。

不久,他被任命為北京軍區司令員,1958年,英國元帥蒙哥馬利訪華時,曾前往北京軍區參觀訪問,在這次訪問中,他曾與楊勇比試槍法,在這次比試中,蒙哥馬利很明顯的落了下風。

後來,蒙哥馬利前往香港時,召開了記者招待會,他說:“在這裡,我要告誡我的同行,不要同中國軍隊在地面上交手,這要成為軍事家的一條禁忌,誰打中國,進得去出不來!”

此事後來傳到了毛主席的耳朵裡,毛主席笑笑說:“楊勇上將,上將揚勇!”

之後,楊勇歷任瀋陽軍區副司令員,中央軍委副祕書長,中央書記處書記等職。

一生負傷五次,後成二野悍將,1953年,他指揮了抗美援朝最後一戰

1983年,楊勇因病去世,享年70歲,鄧小平等一些老首長前往醫院向他的遺體告別,後來在他的追悼會上,黨組織給予了他很高的評價:半個多世紀以來,他馳騁沙場,身經百戰,出生入死,戰功卓著。他努力學習和運用毛澤東軍事思想,治軍嚴格,能攻善守,軍政兼優,智勇雙全。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