癸酉本《紅樓夢》的始作俑者已承認作假,為何還有這麼多人追捧?

癸酉本《紅樓夢》的始作俑者已承認作假,為何還有這麼多人追捧?


老覃前幾天寫了《學者自稱從海外帶回<紅樓夢>後28回手稿,專家:知道啥叫手稿嗎》一文。文中講述了這麼一個事件: 2013年9月,一個名叫張貴林的人自冠以“中國國際聯合科學院院長”的頭銜,用一個所謂“中國國際聯合科學院”的機構的名義在網上發文,聲稱他即將攜帶從英國科學家李約瑟手中得來的曹雪芹手稿歸國。

這個“曹雪芹手稿”是怎麼回事呢?

張貴林煞有介事地說:《紅樓夢》的作者曹雪芹是一個基督教徒,他的《紅樓夢》後二十八回涉及到了宮中的祕聞,被乾隆下令銷燬。曹雪芹不甘心自己的大作就此淹沒,向白家疃教堂的法國神職人員詳詳細細地講述後二十八回故事情節,要他帶到法國。那位法國友人就用法文認認真真地做了筆錄,帶回了法國。兩百多年後,英國科學家李約瑟在法國馬賽教堂圖書館裡發現了這份筆錄,帶回了英國,贈送給張貴林,請他根據這份筆錄補寫後二十八回故事。張貴林才情橫溢,恣意汪洋,寫出了80萬字的《紅樓夢》後二十八回。書成之後,他準備攜帶自己的書稿和李約瑟交付的筆錄回國。

明眼人一眼可以看出,張貴林以攜帶“曹雪芹手稿歸國”的噱頭在網路上造勢,其實是為他續寫的80萬字的《紅樓夢》後二十八回做廣告。

他所講述的“曹雪芹是一個基督教徒”的故事根本不可信。

而他所續寫的《紅樓夢》後二十八回也粗俗醜陋,不堪入目。

不說別的,單說他所寫的“九個門徒南海創業,九個門徒西洋留學”的大結局,就讓人捏鼻遠走,以免受臭氣所薰。

但是,奇怪的是,老覃此文釋出之後,仍有不少讀者認為張貴林所說的“曹雪芹手稿”是真的。

他們在評論區留言,說張貴林的續書是從法文版翻譯過來的,而“曹雪芹手稿”是先從中文翻譯為法文,再從法文翻譯為中文,語言肯定帶有洋味。即“曹雪芹手稿”也許是真的。

對於讀者有這樣的想法,老覃表示尊重。

原因很正常:每個人都願意相信自己想要相信的東西,不能強求。

癸酉本《紅樓夢》的始作俑者已承認作假,為何還有這麼多人追捧?


不過,另外有一部分讀者在留言裡提到:張貴林帶回的“曹雪芹手稿”明顯是假的,因為它的內容和“癸酉本”完全不同,而“癸酉本”才是真的“曹雪芹手稿”。

老實說,這個“癸酉本”到底是什麼東西,老覃也是拎得門兒清的。

今天,就專門來說說這個“癸酉本”。

話說,在2008年,有人在某大論壇上以網名為“何莉莉”發文,聲稱自己擁有一本完整的《紅樓夢》手抄本。

關於這本完整的《紅樓夢》的來由,她說,她的祖父是軍醫、祖母是護士,抗戰時期祖母在山西某戰場救助了一個傷兵,傷兵在傷愈後,慷慨贈送了這部《紅樓夢》手抄本。

何莉莉的故事“引起”了該論壇大V吳雪松和劉俊俊的注意。

吳雪松和劉俊俊為了讓《紅樓夢》後二十八回早日重見天日,“仗義執言”,幫助何莉莉在網上陸續公佈了她家“收藏”的“《紅樓夢》後二十八回”。

讓人大倒胃口的是,何莉莉這個版本的“《紅樓夢》後二十八回”文筆非常爛,也就是中學生水平。

按理說,以這樣的文筆,根本就興不起什麼風浪。

但是,裡面寫的大量狗血情節卻成為了網路上熱議的話題。

那些對《紅樓夢》原著瞭解不多的讀者,對這些詭異、獵奇的情節有種“一讀到底”的強烈慾望,不為別的,就為與通行的《程高本》續書中的情節一比高下。

那些對《紅樓夢》原著瞭解得多一點的讀者,也會被這些鬼畜情節所震驚到,因為這些情節雖然離奇荒誕,卻大多數是數十年來“紅學研究者”所提出過的。

於是,何莉莉所公佈的“《紅樓夢》後二十八回”在網路上被炒得沸反盈天。

“何莉莉”也因此從幕後走向了臺前。

讓人大吃一驚的是,“何莉莉”並非人們想象中不諳世事的小女生,而是一個大男人。

何莉莉是怎麼解釋他所公佈的“《紅樓夢》後二十八回”文筆爛而情節驚豔這一現象的呢?

他著重說了兩點:

一、他所收藏的《紅樓夢》是一個很原始的手抄本,像尚未刪改好的草稿,文筆本來就粗疏;

二、在網上所公佈的文字,是自己和幾個表妹在少年時代抄錄的,刪減和修改了很多,還有很多是自己憑印象寫出來的。

不用說,何莉莉的說法在很大程度上打消了一部分“紅迷”的疑慮。

這些“紅迷”們相信,何莉莉所公佈的“《紅樓夢》後二十八回”是《紅樓夢》“最初、尚未定型”的草稿,是貨真價實的“舊時真本”。

這麼一來,何莉莉所公佈的“《紅樓夢》後二十八回”被出版商看中,就成為了水到渠成的事了。

書名叫什麼好呢?

因為是何莉莉最先在網上公佈的,何莉莉想把這本書稱為“何初本”。

吳雪松和“劉俊俊”坐不住了。

其實,這個“劉俊俊”其實是金俊俊和何玄鶴兩人合用的網名。

吳雪松和金俊俊、何玄鶴為什麼坐不住了呢?

因為,這個所謂的“何初本”是他們夥同何莉莉一起,結合了數十年來“紅學研究者”所提出過的一些論點共同搗鼓出來的。

癸酉本《紅樓夢》的始作俑者已承認作假,為何還有這麼多人追捧?


他們之前在論壇上裝作互不認識,一唱一和,遙相呼應,不過是欺騙廣大網友做的一場秀。

吳雪松和金俊俊、何玄鶴都不願何莉莉獨享眾人的勞動成果,他們建議書名定來 “癸酉本”,或“吳本”或“吳祖本”,其依據,是何莉莉偽造了那兩條該書稿與吳梅村相關的批語,一條是“此書本系吳氏梅村舊作,共百零八”,另一條是“本書至此告終,癸酉臘月全書謄清。梅村夙願得償,吾所受之託亦完”。

金俊俊、何玄鶴率先在2014年聯絡到九州出版社出版以《癸酉本石頭記後28回》的書名出版,作者署名為吳梅村。

這麼一來,“何初本”被說成是“癸酉本”了。

何莉莉不樂意,另外聯絡到了“紅學愛好者”王曉豐,於2015年簽約線裝書局出版了《吳氏石頭記增刪試評本》,封面題“曹雪芹著”。

事情到了這一步,原先的四人小團伙算是分崩離析了。

吳雪松隨後獨自列印了裝訂的《全息〈吳氏石頭記增刪試評本〉過錄本原文》發行,封面寫“原著:吳梅村”。

不用說,這三本不同名字的書其實用的都是同一個稿子。

原本,書成功出版發行了,銀子賺到了,名氣也有了,四人小團伙應該是皆大歡喜了。

但是,何莉莉作為“癸酉本”的始作俑者,這些年來,備受各種追問,苦不堪言。

他被追問得最多的是他家收藏的那個手抄本的下落。

因為大家都想知道這個手抄本長什麼樣,甚至想通過權威機構鑑定一下其紙張、筆墨的年代,以進一步確定它是“舊時真本”。

俗話說,假的真不了,真的假不了。

“癸酉本”原本就是何莉莉夥同吳雪松、金俊俊和何玄鶴四個人在電腦上一同弄出來的東西,哪有什麼手抄稿?就算臨時弄一個手抄稿,也過不了古籍鑑定機構的那一關啊?

何莉莉非常被動,非常狼狽,只能不斷撒謊。

撒謊是很累的。

有時,你說了一個謊言,為了把這個謊言圓上,就得動用上一千個謊言來補。

太累了。

一開始,何莉莉說,家人為了安全起見,讓叔叔把手抄本帶去臺北收藏了。

讀者窮追不捨,問他的叔叔姓甚名誰、住臺北哪條街哪個號。

何莉莉為了堵截讀者不依不饒的追問,就抄襲了靖藏本的故事,來了個“死無對證”。

他聲稱手抄本被母親當廢品賣了。

可惜的是,後來在某個場合,他說漏了嘴,說成是給小偷偷走了。

類似的追問,吳雪松也遭遇過。

因為他所出版的書名叫《全息〈吳氏石頭記增刪試評本〉過錄本原文》。

他聲稱自己看過影印版全文。

面對記者的追問,他運用太極神功,“四兩搏千斤”,輕施巧勁,把事情全部推到了何莉莉身上,咬定手抄本就在何家。

何莉莉被激怒了,他一方面“希望各位放棄尋找本子吧,根本找不到了”,另一方面狠狠地還擊吳雪松,說自己家手抄本封面寫的書名就叫《紅樓夢》,但吳雪松、劉俊俊等人說“吳梅村作《紅樓夢》”比較靠譜,讓自己偽造了那兩條與吳梅村相關的批語,致使造成了非常惡劣的後果,自己對此十分後悔。

癸酉本《紅樓夢》的始作俑者已承認作假,為何還有這麼多人追捧?


再後來,何莉莉乾脆說:這個本子“太雷人、太血腥”,“我不太喜歡這個情節”,“不明白這個本子為什麼會火”。

是啊,這個本子為什麼會火呢?

而且,在何莉莉已經公開承認作假的情況下,怎麼還會有這麼多人追捧呢?

原因是顯而易見的。

就是前面說的,這個本子把近百年來“紅學家”的研究結論都收羅了進去,圈外的讀者可以圖個新鮮,對“紅學”有些瞭解的人也可以湊個熱鬧,你一言,我一語,各自發表一番高見,以顯示自己是識貨的行家,不亦樂乎?

當然,也不可否認,至今,還有很多人是堅定地相信“癸酉本”就是“舊時真本”的。其情形,與前面說的那些相信張貴林從英國帶回來的是“曹雪芹手稿”的情形相類似。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