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匪喊冤“我殺過日寇大佐,當過抗聯軍長”,法官宣佈:判處死刑

1946年冬天,東北民主聯軍359旅深入深山老林,抓獲了一個土匪頭目。土匪頭目接受了公審,卻當堂喊冤:“我當過抗聯軍長,殺過日寇大佐,不能槍斃我。”最終,法官宣判:“功不抵過,判處死刑!”

土匪喊冤“我殺過日寇大佐,當過抗聯軍長”,法官宣佈:判處死刑

1946年冬,在一個大雪紛飛的日子裡,東北民主聯軍359旅執行剿匪行動。與往常行動不同的是,這一次359旅來了一位新成員,那就是攝影師徐肖冰。徐肖冰扛著一臺攝影機,跟在359旅後面,深入到林海雪原深處。

到了中午,359旅開始生火做飯,徐肖冰也靠攏到火堆旁。一會兒,有小戰士來報告,在附近發現了一串腳印,很有可能是土匪的腳印。359旅戰士們沿著腳印追去,在一個荒廢山神廟內,發現了幾個穿著破破爛爛的人。

土匪喊冤“我殺過日寇大佐,當過抗聯軍長”,法官宣佈:判處死刑

其中有一個胖子跪在佛像前,雙手合十正在跪拜,359旅戰士高喊:“趕快舉手投降,不然我們開槍了。”幾個土匪掏出槍來,就朝著359旅戰士射擊,359旅戰士發起反擊,打死了幾個頑固土匪。

徐肖冰聽到槍聲,扛著攝影機也跑,拿著攝影機就開始照相。閃光燈一閃一閃,胖土匪以為是我軍的祕密武器,害怕了,選擇了舉手投降。隨即,土匪頭目被押出山去,接受了人民的公審。

在公審大會上,老百姓喊殺聲震天,土匪頭目卻狡辯起來,說:“我當過抗聯軍長,殺過日寇大佐,你們不能槍斃我!”然而法官經過仔細調查,認為土匪頭目罪大惡極,宣判:“謝犯功不抵過,判處死刑。”這個土匪頭目是誰?為何“當過抗聯軍長”依舊不能贖罪呢?

土匪喊冤“我殺過日寇大佐,當過抗聯軍長”,法官宣佈:判處死刑

土匪頭目名叫謝文東,祖籍遼寧寬甸,出身貧寒。到了他青年時期,靠著家族開墾荒地,漸漸富裕起來,成了土龍山一帶的地主。等到日寇入侵東北三省時,謝文東組織部隊,和日寇展開武裝鬥爭。

日寇入侵土龍山後,想要招降謝文東,收編他的武裝,遭到謝文東的拒絕。日寇第10師團63聯隊聯隊長飯冢朝吾大佐糾集部隊,朝著土龍山殺來,妄圖讓謝文東屈服。謝文東率部設下埋伏,將飯冢朝吾和20多個日寇擊斃,成了土龍山一帶的抗日英雄。

不久後,為了能夠趕走日寇,謝文東率部加入抗聯,被委任為抗聯第8軍軍長。對於抗日事業,謝文東還是做出過一點貢獻的,然而他卻沒有管住心中的慾望。1939年3月,日偽軍再次糾集重兵,對抗聯駐地發動殘酷“掃蕩”。

土匪喊冤“我殺過日寇大佐,當過抗聯軍長”,法官宣佈:判處死刑

在寒冬臘月,因為日偽軍的重重封鎖,抗聯陷入缺糧缺衣的困境。日寇又命令偽軍挑著銀元,敲鑼打鼓走街串巷,高喊:“只要下山投降,就能吃香喝辣的……”在這種情況下,謝文東的意志動搖了,率部投靠了日寇,成了可恥的漢奸。

此後,謝文東和日寇,多次率部對抗聯發動進攻,給抗聯造成了巨大損失。等到抗戰結束後,謝文東自知罪大惡極,用金錢賄賂國民黨高官,所部搖身一變成了國民黨正規軍。

土匪喊冤“我殺過日寇大佐,當過抗聯軍長”,法官宣佈:判處死刑

謝文東接受了國民黨反動派的委派,率部潛伏到東北解放區,製造破壞活動。謝文東所部燒殺淫掠,無惡不作,百姓們恨之入骨,東北民主聯軍發起了剿匪行動。1946年冬天,謝文東在四道河子一帶的山神廟被俘,押往了勃利縣。

在勃利縣,東北民主聯軍召開公審大會,公審土匪漢奸頭子謝文東。在公審大會上,謝文東還恬不知恥地說:“我當過抗聯軍長,殺過日寇大佐,對革命是有功的,你們不能槍斃我。”

土匪喊冤“我殺過日寇大佐,當過抗聯軍長”,法官宣佈:判處死刑

謝文東妄圖逃脫正義的懲罰,法官經過認真調查,認為謝文東犯下的罪行滔天,不能功過相抵。法官當場宣判:“謝犯罪大惡極,手上沾滿了鮮血,判處死刑,立即執行。”隨即,謝文東被押到東門外,被一槍處決了。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