廣西軍閥陸榮廷,就是舊中國草莽英雄的縮影

說到桂系軍閥的代表人物,相信您一定會脫口而出:李宗仁、白崇禧,合稱“李白”。

其實,李宗仁和白崇禧只是新桂系的代表,在新桂系之前,廣西還有一個老桂系,代表人物是陸榮廷。

無論是年齡還是江湖地位,陸榮廷都是李宗仁的前輩,李宗仁生於1891年,陸榮廷生於1859年,比李宗仁大了32歲。

廣西軍閥陸榮廷,就是舊中國草莽英雄的縮影

陸榮廷小時候家裡很窮,父親被人誣陷是太平軍的內應,被打死了,陸榮廷10歲的時候,母親也去世了,成了孤兒。

陸榮廷怎麼活下來的呢?很簡單,有時下河摸魚,有時上樹掏鳥,還能挖地三尺,讓老鼠斷子絕孫,反正餓不著他。

吃的問題解決了,住的問題怎麼辦?陸榮廷也有辦法,他就住在城東一處沒人看管的觀音閣裡,裡邊有一口空棺材,陸榮廷就睡在棺材裡。

有人說你這樣是對觀音不敬,陸榮廷笑道:“我給觀音看大門,還沒找觀音要錢呢!”大家都說,這小子是個賊大膽,將來一定是個人物。

陸榮廷生性豪爽,身邊逐漸聚攏了一批小弟,但養小弟需要錢,辦法很好解決:偷。

廣西軍閥陸榮廷,就是舊中國草莽英雄的縮影

陸榮廷先是小偷小摸,然後在觀音閣裡分贓,後來偷來偷去,竟然偷到了廣西提督蘇元春的府上。有一次,蘇元春當場抓住了陸榮廷,問他為什麼偷馬,說不出理由就殺頭。

陸榮廷理直氣壯地說:“如果你家只有一匹馬,我不會偷,你家裡有幾百匹馬,丟了一匹也不疼不癢,難道你會因為一匹馬而殺一個準備報效國家的壯士嗎?”

蘇元春一聽,這小子還挺有志氣,就放了他,還賞了他一筆錢。

陸榮廷後來上山當了土匪,至於原因,和一個法國人有關。

當時的廣西是法國的半殖民地,法國人在廣西橫行霸道慣了,陸榮廷有一次在路上不小心碰到一個法國人,這個法國人大罵陸榮廷,陸榮廷氣不過,三拳就把法國人打倒在地,還用竹竿把法國人捅到水裡淹死了。

法國人要抓陸榮廷,陸榮廷一跺腳,說:“老子上山當土匪去,專殺法國鬼子!”於是,陸榮廷就拉了一票人馬上了山,成為法國人的心頭大患。

廣西軍閥陸榮廷,就是舊中國草莽英雄的縮影

陸榮廷對弟兄們說:“咱們是被逼上梁山的,以後只准殺法國人,誰敢欺負中國人,老子就崩了他!”如果聽說附近的老百姓沒飯吃,陸榮廷搶到東西就會送過來一些,老百姓都說陸榮廷是“俠盜”。

值得一提的是,陸榮廷所說的老百姓也包括越南的老百姓,有部下曾問他,老百姓包不包括越南人?陸榮廷大眼一瞪,說:“天下窮人是一家,敢欺負越南的老百姓,也是死罪!”

陸榮廷打法國人時,有一次被法軍追到越南一個小村莊,眼看著陸榮廷走投無路,突然有一個越南百姓開啟門,把他藏在了一個孕婦的床下,這才躲過了一劫。

陸榮廷特別痛恨法國人,還跟一件事有關。有一次,陸榮廷和23個弟兄抗法失敗被抓,法國人逼著蘇元春槍斃這些人。那23個人都被槍斃了,輪到槍斃陸榮廷時,有人出面為陸榮廷說話,陸榮廷這才活了下來。

陸榮廷不恨蘇元春,說他也是被逼的,得把這筆賬算在法國人頭上,陸榮廷發狠話說:“老子這輩子和法國鬼子不共戴天!”

廣西軍閥陸榮廷,就是舊中國草莽英雄的縮影

1895年,中法戰爭爆發,陸榮廷參加了黑旗軍大將唐景崧的隊伍。陸榮廷說:“你們必須收我,我打法國人有經驗!”

果不其然,法國人和唐景崧的部隊作戰時吃了大虧,後來一打聽,陸榮廷居然就在裡面,從此,法國人互相告誡:“以後遇到陸榮廷要繞著走,別往槍口上撞。”

陸榮廷是個半文盲,但他非常會拉攏人心。很多人都看過《亮劍》,魏和尚被土匪殺了,李雲龍寧可違反軍紀也要給魏和尚報仇,殺了土匪二當家的。陸榮廷也幹過這事。

光緒十八年(1892年),陸榮廷和結拜兄弟閉亞一等人,帶著弟兄們在那蘭附近打法國鬼子,閉亞一不幸被法國人打死了。陸榮廷當時實力不太強,槍支也不夠,為了給兄弟報仇,就去找清朝軍官借槍。

有人勸他說:“連清廷都惹不起法國人,咱們就這幾條槍,還不夠法國人塞牙縫的。”

陸榮廷大怒,說:“你怕死就滾蛋!老子如果不為兄弟報仇,將來誰還肯跟我賣命?”

廣西軍閥陸榮廷,就是舊中國草莽英雄的縮影

陸榮廷在半路伏擊了法軍,打死法軍22人,活捉1個。陸榮廷把這個法軍俘虜拉到閉亞一的墳前,一刀砍掉他的頭,祭祀閉亞一。

法國人對陸榮廷恨得牙癢癢,但又無可奈何,只好立碑紀念死去的法軍,碑文上有這麼一句話:“永遠不要忘記陸阿宋對法國戴維特遣隊的攻擊行為。”

“陸阿宋”就是陸榮廷的原名,在他35歲時,蘇元春給他改名叫陸榮廷。

後來,清朝和法國簽訂了條約,但法國人從來不遵守條約,經常欺負中國人。清朝官員怕法國人,遇事就遠遠躲著,陸榮廷知道後氣得直拍桌子,吼道:“當官的怕法國人,老子不怕!”

他對手下人說:“想在我手下混,就要敢殺法國人,誰要抓到法國人不殺,老子就宰了他!”

這樣的陸榮廷,其實就是舊中國草莽英雄的縮影,有他的侷限性,但也不失為一條好漢。

(參考資料:《陸榮廷傳》《陸榮廷評傳》)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