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揮員身陷敵群,卻用一個大膽的行動化解危機,讓我軍獲得大勝

1943年初冬,江蘇如東大豫鎮的日偽軍,在對南坎鄉進行所謂的“流梳掃蕩”時,從老百姓的手中搶走了幾十擔皮棉。

狡猾的敵人生怕夜長夢多,便把皮棉裝上了船,準備過兩天運往位於掘港的大本營。

那裝好皮棉的船隻,停在大豫鎮的日軍腳樓與偽鄉公所交界處的一道河灣裡。他們在河灣邊圈上了鐵絲網、竹籬笆,還搭了哨棚,派人日夜看守,炮樓上更是戒備森嚴,唯恐棉船出事。

不要小看那幾十擔皮棉,這在當時可是敵我雙方都很看重的軍用物資。寒冬即將到來,對於後勤補給非常困難的新四軍部隊來說,皮棉更是緊缺之物。

指揮員身陷敵群,卻用一個大膽的行動化解危機,讓我軍獲得大勝

新四軍蘇中第四分割槽首長得知這一情況後,當即決定派第三旅第七團三營七連從敵人手裡奪取這批棉花。

七連連長鄭祥林受領這一任務後,當即親自化裝到大豫鎮進行實地偵察,並從打入敵人內部工作的地下黨員陶煥如那裡弄清了敵人的兵力和火力配置等情況。

當天夜裡,七連指戰員在鄭祥林的率領下,藉著夜色的掩護,悄悄地摸到了大豫鎮南面。在那裡留下第三排,分別監視炮樓裡的鬼子和鄉公所裡的偽軍,其餘人員迅速從鎮南向鎮內插去。

為了防止萬一、便於接應,鄭祥林又派出16名戰士,埋伏在敵炮樓與偽鄉公所兩邊的土坑裡。

指揮員身陷敵群,卻用一個大膽的行動化解危機,讓我軍獲得大勝

還有剩下的56人,在鄭祥林的帶領下,順利地越過了鐵絲網,直奔棉船而來。

船頭蹲著兩個懷裡抱著長槍、負責看守棉花的敵兵。大家就地隱蔽,鄭祥林從地上撿起一粒小石子,輕輕地向船旁的水面上擲去。

過了一會兒,見沒有動靜,鄭祥林領著身旁的兩名戰士“嗖”地一下,飛身躍上了船。

那兩個看守還蹲在船頭,縮著脖子睡覺呢,就被新四軍戰士乾淨利落地解決了。

這時,上面哨棚裡的敵哨兵也被兩名新四軍戰士結果了。

鄭祥林一揮手,戰士們一齊衝上了船,或扛或抬,不大一會兒就把船上的皮棉就搬走了一大半。

突然傳來“砰——”的一聲,不知埋伏在炮樓側面的哪個戰士的槍不小心走了火!

指揮員身陷敵群,卻用一個大膽的行動化解危機,讓我軍獲得大勝

炮樓裡的日軍和鄉公所的偽軍立即慌作一團。炮樓上的兩挺機槍交叉成一條火力網,猛烈地向剛才響槍的地方掃射,偽軍也胡亂地放起槍來。

炮樓上的鬼子發現棉花被運走,很快就把機槍火力轉移過來,對準了裝著皮棉的船。

這時偽鄉公所的敵人也回過神來,派出20多個亡命之徒,一邊放著槍一邊從壕溝裡向停皓的方向衝來。

七連的不少戰士正在搶運著船上的皮棉,一下子暴露在敵人的槍林彈雨之中,這可怎麼辦呢?

埋伏在側面的七連戰士立即開火,把偽軍們壓在壕溝裡,使他們半天也沒敢抬起頭。

在外圍接應的兩個戰鬥小組,也向敵炮樓和偽鄉公所開槍射擊,頓時槍聲大作。

指揮員身陷敵群,卻用一個大膽的行動化解危機,讓我軍獲得大勝

日軍和偽軍一時摸不清底細,只好龜縮在炮樓裡、鄉公所裡不敢出來。

就在這場混戰中,敵船上的皮棉已被七連指戰員全部奪走。隨後,他們迅速撤出大豫鎮,向事先指定的集合地點飛奔而去。

鄭祥林由於指揮大家轉移,沒等他撤出鎮去,大橋已被敵人封鎖了。戰士們見連長沒有回來,個個都心急如焚。

鄭祥林雖然孤身陷於敵群,但這位優秀的指揮員卻鎮定自若,趁著混亂來到鎮中,找到了地下黨員陶煥如。

當他得知偽保安隊長徐奉初的家就在附近時,頓時眼前一亮,想到了一個好辦法。

隨後,他在陶煥如的熱心幫助下喬裝改扮成商人,然後獨自一人向徐奉初家走去。

指揮員身陷敵群,卻用一個大膽的行動化解危機,讓我軍獲得大勝

巧的是,原本守在徐奉初家的哨兵開小差抽菸去了,根本無人阻攔鄭祥林。

徐奉初剛剛逃回家中,就看見一個身穿長袍、頭戴禮帽的中年人大清早來到他家,一時感到有點詫異。

他抬起頭來仔細一看,頓時呆若木雞,驚訝地說道:“啊?這不是那個大名鼎鼎的新四軍連長鄭祥林嗎?”

鄭祥林冷笑了一下說:“怎麼,徐大隊長還認識鄙人嗎?”

徐奉初頭上直冒冷汗,連連點頭:“認識,認識……”

鄭祥林說:“那好,我們並非初交,那麼今天,就麻煩你送我一趟了。”

指揮員身陷敵群,卻用一個大膽的行動化解危機,讓我軍獲得大勝

鄭祥林手裡握著槍觀察了一下外邊的動靜,回過頭來逼視著徐奉初:“大家客氣一點,你將我送出鎮去,我也不碰你,否則……”

徐奉初哪敢怠慢,連忙陪著笑臉說:“鄭連長請放心,我保證將你送出鎮去。”

鎮內的槍聲和叫喊聲已漸漸地稀少了,炮樓和偽鄉公所一帶的地上,躺了幾十具屍體。

這時,鄭祥林和徐奉初並肩而行,外人都以為這兩人挺親熱。實際上鄭祥林一隻手搭在徐奉初的肩上,另一隻手卻握著短槍抵住他的腰間。

等走過大橋,鄭祥林便邁開步子,向預先確定的集合地點奔去。

指揮員身陷敵群,卻用一個大膽的行動化解危機,讓我軍獲得大勝

七連的幹部戰士們見連長不僅安然返回部隊,還順便抓住了偽軍保安隊長,都高興地稱讚連長幹得妙。

鄭祥林卻顧不上向大家詳細講述這次獨闖虎穴的經歷,而是立即對徐奉初進行審訊,迫使其供出了大豫鎮內日偽軍的兵力部署和火力配置情況。

兩天後,三營全體出動突襲大豫鎮,七連是主攻連,他們在鄭祥林率領下率先攻入鎮內,全殲日偽軍,取得一場乾淨利落大勝。

戰後三營指戰員紛紛稱讚:本來我軍只打算奪取一船皮棉,沒想到鄭連長卻用一個大膽的行動化解了危機,使全營最終將大豫鎮之敵全部殲滅,為我軍開啟了抗日新局面。

參考史料:《新四軍東進紀實》、《新四軍回憶史料》等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