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階晶片受阻,若以10倍工資挖ASML工程師,能否造出頂級光刻機?

高階晶片受阻,若以10倍工資挖ASML工程師,能否造出頂級光刻機?

文/諦林稽核/子揚 校正/知秋

因為眾所周知的原因,近年來有關方面對中國半導體產業的封鎖力度越來越大。不僅禁止向中國出口核心裝置,甚至動用國家力量切斷中國晶片巨頭的供應鏈。

儘管國內立即展開了全面突破瓶頸,並從積體電路專業人才的培養這個源頭著手,可仍然在一樣尖端裝置面前撞了牆,這項裝置當屬被禁售技術中的極紫外光刻機。

放眼全球市場,目前唯一一家能夠實現EUV光刻機批量生產的只有荷蘭公司ASML。雖然該公司地處歐洲荷蘭,但ASML背後的大股東卻是兩個美國華爾街的資本巨鱷。

而且,ASML所依賴的極紫外光源技術,就有美國的功勞。正因如此,ASML對客戶的出貨才會受到美國的限制,可想而知,以有關方面的霸權思維,在中國自主研發出EUV光刻機之前,幾乎沒有可能鬆口,讓ASML將EUV光刻機出售到中國市場。

高階晶片受阻,若以10倍工資挖ASML工程師,能否造出頂級光刻機?

那麼,留給中國的似乎只有一條路可走,那就是自主研發。但其他裝置自研還有些希望,想要獨立掌握EUV光刻機的製造,難度堪比登天。

因而,有不少網友都在思考,在高階晶片受阻、中國半導體產業亟需突出重圍的情況下,如果用10倍的工資挖來ASML的工程師,能不能製造出EUV光刻機呢?

且不提中國斥巨資將ASML工程師挖來後,是否會受到長達多少年的保密協定的限制,單單是這個或者這幾個工程師對中國自主研發EUV光刻機所起到的作用多少,就是一個十分令人頭疼的問題。

高階晶片受阻,若以10倍工資挖ASML工程師,能否造出頂級光刻機?

要知道,一臺EUV光刻機並非ASML獨立完成製造。這類尖端裝置內建的零部件數量在十萬個以上,所以ASML還需要遍佈世界各地的多達5000家供應商。

而EUV光刻機的核心技術,更是分別來自不同國家的行業巨頭。例如極紫外光源技術,來自美國;光學裝置及系統來自日本;機械工藝等出自德國;軸承來自瑞典等等。

即便中國能夠將ASML的工程師挖來,如果不能集齊這些國家的行業巨頭所提供的頂級零部件,仍然無法完成EUV光刻機的製造。

高階晶片受阻,若以10倍工資挖ASML工程師,能否造出頂級光刻機?

而這,也是荷蘭ASML敢放話,“即使公開EUV光刻機的圖紙,也沒有企業能夠組裝起來”的底氣和根本原因。

當然,一切皆有可能。如果中國能夠通過某些方法構建起了如今ASML所掌握的供應鏈體系,再將ASML的工程師高薪挖來的話,那麼EUV光刻機的製造只是時間問題。

但從理論上來講,有關方面應該不會給中國半導體產業可以順順利利自主研發光刻機的機會。

高階晶片受阻,若以10倍工資挖ASML工程師,能否造出頂級光刻機?

因為全球半導體市場已經在向東亞轉移,歐美等西方國家也紛紛重視起了本土晶片製造業的發展。

日前,美國為了掌握晶片製造的主導權,甚至強硬要求臺積電、三星電子交出商業機密。由此可見,在如此複雜且嚴峻的國際形勢下,中國想要自研EUV光刻機,遙遙無期,除非有奇蹟發生。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