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洲市值第一,壟斷全球50%晶片代工市場,臺積電卻活得像傀儡

亞洲市值第一,壟斷全球50%晶片代工市場,臺積電卻活得像傀儡

文/諦林 稽核/子揚 校對/知秋

2020年下半年突如其來的一場缺芯潮持續蔓延至今,雖然各大晶圓代工廠已經在加速擴充產能,但產能釋放尚且需要一段時間,所以缺芯已經成為近兩年來的行業內的常態。

提到擴充產能,就不得不聯絡起臺積電,畢竟該公司是全球第一大晶片代工巨頭。

亞洲市值第一的巨頭

受缺芯潮的影響,包括臺積電在內的一眾晶片代工廠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

得益於市場晶片供應愈發緊張,臺積電等上市晶圓代工廠的市值也在持續上漲。

資料顯示,在今年八月份,臺積電的總市值就已經超過了5380億美元,力壓騰訊,成為亞洲市值第一的公司。

亞洲市值第一,壟斷全球50%晶片代工市場,臺積電卻活得像傀儡

在美東時間11月24日,雖然臺積電的股價在交易日內有所下滑,但盤後總市值達到6268億美元,再創新高。

用科技行業分析師洪鬥(化名)的話來講:行業供應鏈的斷裂,以及汽車等行業對晶片需求量的激增,直接導致了臺積電的擴張。

的確,在臺積電市值屢創新高的同時,該公司的營業收入等財務指標也異常亮眼。

根據臺積電公佈的2021年第三季度財務報告顯示,在報告期內臺積電實現營收148.78億美元,同比增幅為22.6%;淨利潤為56.14億美元,實現了20%的同比增長。

壟斷全球50%晶片代工市場

當然,臺積電之所以取得如此佳績,並非單純因為享受到了市場紅利,還要歸功於多年來公司打下的基礎。

一直以來,臺積電都是全球最大的專業晶圓代工廠,市場佔有率一度超過50%,可以說是佔據了全球晶片代工領域的半壁江山。

在臺積電的壓制下,全球晶片代工行業的格局也十分穩定,三星電子一直沒能超越臺積電,而中國大陸的中芯國際也尚未躋身前三。

亞洲市值第一,壟斷全球50%晶片代工市場,臺積電卻活得像傀儡

然而,在全球市場如此風光的臺積電,卻在近兩年的種種事件中,表現得像個傀儡一般,彷彿沒有自主權。

臺積電卻活得像傀儡

以最近發生的事為例,在今年10月份的一次半導體高峰會上,美國有關組織強硬要求臺積電、三星電子等晶片代工廠提交核心資料。

據筆者瞭解,這些核心資料包括企業庫存量、訂單、銷售記錄等商業機密。而且,有關組織還給出了“提高晶片供應鏈透明度”、“確定導致晶片短缺的根本原因”這樣冠冕堂皇的理由。

此事發生後,臺積電的態度幾經反轉,最終還是妥協了。

亞洲市值第一,壟斷全球50%晶片代工市場,臺積電卻活得像傀儡

中國經營報11月24日訊息,早在11月上旬,臺積電就已經向美國提交了三份檔案,其中包括一份公開表格和兩份非公開檔案。

另外,臺積電還公開強調,這其中並沒有客戶的特定資料,並表示會“全力保護客戶隱私”。

值得一提的是,這已經不是臺積電第一次公開表達自己不會洩露客戶隱私的態度,可輿論風向並沒有因此而轉變。

另外,鳳凰網科技在11月24日報道,臺灣地區的相關組織表示:會持續關注事態發展。

亞洲市值第一,壟斷全球50%晶片代工市場,臺積電卻活得像傀儡

總而言之,在這場鬧劇中,臺積電扮演的角色一直都是“唯命是從”的那一方。

即便事實真如臺積電所言,該公司並沒有向美國提交客戶的商業機密,可在晶圓代工領域,臺積電的商業口碑已然受到損失。

能夠壟斷一個行業的泱泱大企,究竟為什麼不能硬氣一點呢?

是不得已而為還是心甘情願?

筆者猜測,臺積電或許是有苦難言,畢竟沒有一家大型公司會傻到隨隨便便洩露客戶的機密資料,從而影響到自身。

至於不得不這樣做的原因,筆者認為主要是因為,在目前的半導體、積體電路領域,美國仍然是制定規則的一方。

亞洲市值第一,壟斷全球50%晶片代工市場,臺積電卻活得像傀儡

美方掌握著半導體核心技術和裝置,放在古代相當於可以挾天子以令諸侯。

臺積電雖然掌握著全球大半晶片代工市場,可若沒有產業鏈上游供給的核心技術和裝置,何談晶片製造。

正所謂,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如此看來,臺積電在業內的話語權其實還不算大。

所以,如果臺積電想要繼續生存和發展,就必須要按照規則辦事,哪怕有些規則十分霸道、不合理。

寫在最後

這也是為何,臺積電創始人張忠謀接連三次公開表示,美國很難實現晶片製造業本土化,公司卻仍然需要交出某些資料的根本原因。

對此,國際關係學者楊振也曾解釋稱:即便不用經濟手段制約臺積電,美國也會太多手段從其他方面制約。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