燒光千億,平臺相繼倒閉,輝煌一時的共享單車,從巔峰跌入谷底

燒光千億,平臺相繼倒閉,輝煌一時的共享單車,從巔峰跌入谷底

文/Dong 稽核/子揚 校對/知秋

近段時間,ofo因為推出“拉好友幫退押金”這一功能,再度火了一把。不少消費者對於ofo這一難看的吃相相當不滿。

值得一提的是,ofo難看的吃相引發眾怒之後,再度將共享單車這一行業推上了“風口浪尖”,消費者們也再度討論起了共享單車行業由盛轉衰的歷程。對於共享單車的衰敗,大部分消費者內心表示十分遺憾。

燒光千億,平臺相繼倒閉,輝煌一時的共享單車,從巔峰跌入谷底

燒光千億

作為解決居民“出行最後一公里”的重要出行工具,共享單車自從推出之後就備受消費者青睞。一方面,共享單車的誕生解決了使用者們的出行難題;另一方面,共享單車所倡導的綠色出行理念能夠滿足整個出行行業的占星更新以及綠色城市的打造。

因此,在共享單車誕生之初,不僅得到了消費者的青睞,同時也得到了業內人士的好評。對於共享單車未來的發展前景,業內外人士都相當看好。

遺憾的是,隨著行業巨頭的不斷入局,整個共享單車行業陷入了激烈的非良性競爭之中,最終的結果是,在燒光千億資金之後,共享單車行業依舊無法盈利,處於重資產運營的入局者最終不得以只能選擇被迫退出。

燒光千億,平臺相繼倒閉,輝煌一時的共享單車,從巔峰跌入谷底

平臺相繼倒閉

從目前整個共享單車賽道的發展情況來看,頗有一種一地雞毛的架勢。

根據企查查公佈的相關資料顯示:2020年受到疫情反彈的影響,公交、地鐵等人流量較大的出行方式被“拋棄”,共享單車相關企業發展達到高峰期,我國新註冊共享單車企業數量為164家;2021年10月份,我國共享單車的新註冊企業數量僅為82家,同比下跌了約37.9%。

燒光千億,平臺相繼倒閉,輝煌一時的共享單車,從巔峰跌入谷底

由此可以看出,在社會大背景沒有發生顯著變化的前提下,共享單車行業想要再度實現像2020年類似不正常的爆發式增長,基本不太現實。

同時,從整個共享單車賽道入局者們的生存現狀來看,ofo、摩拜兩大行業行業巨頭相繼落幕,如今僅剩青桔單車、哈囉出行以及美團單車勉強能夠在業內維持生計。但不可不是的一點是,整個共享單車賽道想要盈利,至少從目前來說不太可能。

燒光千億,平臺相繼倒閉,輝煌一時的共享單車,從巔峰跌入谷底

共享單車輝煌一時

對於不少消費者來說,或許已經熟悉了共享單車的存在。2015年,ofo以及摩拜誕生之後,在整個共享經濟賽道掀起了血雨腥風。

無論是ofo想要打造一個高校學生的自行車共享系統,還是摩拜想要打造一個智慧自行車共享圈,雙方給消費者們共同帶來的是便利了日常出行。

在消費者們的支援下,整個共享單車賽道一片繁榮。因此,2016年開始,相關共享單車企業相繼入場。據筆者瞭解,截止到2019年年底,我國共享單車的租賃數量達到了1950萬輛,註冊使用者超過3億人次,覆蓋範圍更是超過全國的360個城市。

燒光千億,平臺相繼倒閉,輝煌一時的共享單車,從巔峰跌入谷底

然而,隨著共享單車賽道競爭的不斷加劇以及行業運營監管不斷規範化,對於一眾共享單車入局者而言,為了解決不斷增加的運營成本,開始從使用者身上下手。

一方面,使用者騎行共享單車的單價有原來的1元一小時不斷上漲,另一方面共享單車企業為了更好的“割韭菜”,推出一系列花裡胡哨的套餐,讓消費者們逐漸反感。

同時,共享單車行業為了搶佔市場進行的不正常擴張,進一步加劇了相關企業入不敷出的慘狀。最終,輝煌一時的共享單車從巔峰跌入谷底。

燒光千億,平臺相繼倒閉,輝煌一時的共享單車,從巔峰跌入谷底

寫在最後

自從2018年開始,共享單車賽道的發展就已經開始“降溫”。融資困難、現金流斷裂的摩拜低價賣給美團之後,ofo也陷入資金難題難以為繼。

正常來說,隨著共享經濟浪潮的不斷髮展,共享單車行業本應該有一個光明的未來。但是如今共享單車賽道卻淪為一地雞毛,令人唏噓的同時確實也讓人費解。

燒光千億,平臺相繼倒閉,輝煌一時的共享單車,從巔峰跌入谷底

筆者認為,無論是共享經濟這個概念還是共享單車的存在,本質上都是時代發展的產物,符合消費者當下的需求。至於共享單車賽道為何淪為一地雞毛,最主要的原因是入局者沒有真正把握住共享經濟這一行業風口期,一味追求市場規模的不斷擴大而果粉揠苗助長,最終的結果只能是過度燒錢後的慘淡離場。

至於共享單車能否還有未來?筆者認為倘若當下的入局者能夠正視行業發展存在的問題,促進共享單車良性發展,為共享單車行業塑造一個光明的未來,也並非不太可能。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