復旦教授回國創業,凝結三代人的努力,締造出全球一流的國產晶片

復旦教授回國創業,凝結三代人的努力,締造出全球一流的國產晶片

文/諦林 稽核/子揚 校對/知秋

這個年頭前往國外深造,又回國創業的人不在少數,但有相當一部分從國內出去的精英只是看中了中國市場的潛力,並且已經不是中國籍。

當然,也不乏有立志報效祖國的海歸人才,雖然這些人佔少數,但發揮出的光和熱卻十分耀眼。

復旦教授回國創業

我國著名物理學家謝希德教授就是其中之一,早在五十年代謝希德教授便從美國回家,於復旦大學開創了半導體物理的基礎研究。

與此同時,謝希德教授還培養出了章倩苓教授,而與章倩苓教授一同成立復旦大學專用積體電路與系統國家重點實驗室的人中,還有一位極其重要的人物——葉仰林教授

復旦教授回國創業,凝結三代人的努力,締造出全球一流的國產晶片

據公開資料顯示,葉仰林教授也曾在國外深造,並藉機看到了中國半導體產業和國際先進水平之間的巨大差距。

為了彌補這猶如鴻溝一般的差距,葉仰林教授才會在回國後,向復旦大學貸款100萬,創立重點實驗室。

但葉仰林教授明白,想要真正留住那些被國外晶片企業吸引的本土人才,還是要靠企業。

故而,在1994年,葉仰林教授與好友施雷談到了創立公司的想法。令人遺憾的是,沒等葉仰林教授將計劃付諸於行動,就在1995年突發疾病離世。

復旦教授回國創業,凝結三代人的努力,締造出全球一流的國產晶片

凝結三代人的努力

好在,施雷一直記得葉仰林教授的心願,並開始四處奔波完成葉教授的遺願。

幸運的是,在籌集資金這個環節非常順利,施雷曾對雷鋒網透露,當年的投資公司領導不懂積體電路,但他們知道國家需要晶片,需要人才,所以才會果斷拿出了300萬。

當施雷找到葉教授參與創辦的復旦大學重點實驗室副主任俞軍後,二人僅僅交談了五分鐘,就針對組建復旦微電子一事達成了一致。

就這樣,復旦微電子經過三代人的努力後終於成立,在1998年,只有12人的初創團隊,更是拿出了各自的積蓄,湊了600多萬,開始了第一款國產晶片的設計。

復旦教授回國創業,凝結三代人的努力,締造出全球一流的國產晶片

想當年,復旦微電子的辦公室,只是復旦大學的一個50平米的小房間。不過,地方雖小,打破國外壟斷的決心卻十分堅定,施雷等人決定先從進口替代開始,做起符合中國市場的電話機晶片。

得益於市場需求旺盛,復旦微電子設計出的晶片在一年內就賣出了200萬顆。

不過,這只是暴風雨來臨前的寧靜,後續發展過程中,復旦微電子先後遭遇資金不足、缺乏經驗、缺乏配套軟體工具鏈、產品難以市場化等嚴峻挑戰。

在2007年以前,復旦微電子一直處於虧損狀態,有時幸運會取得微薄的利潤,但造血能力嚴重不足。

復旦教授回國創業,凝結三代人的努力,締造出全球一流的國產晶片

從進口替代到全球一流

當然,挫折對應著機遇,復旦微電子選擇自主研發、從零開始這條路,就註定要承擔巨大的風險,而在風險的背面,就是轉機。

隨著國內各大創業板的開板,以及國家政策的大力支援,堅持自主研發和產品創新的復旦微電子,一路走來磕磕絆絆,終是締造出了全球一流的國產晶片。

以其主營FPGA晶片業務威力,該公司在復旦大學的助力下,先後研發出了國內首款百萬門級、千萬、億門級的FPGA,在很大程度上填補了國產高階FPGA的空白。

復旦教授回國創業,凝結三代人的努力,締造出全球一流的國產晶片

與此同時,2011年開始復旦微電子扭虧為盈,營業收入穩步增長。在2020年,復旦微電子的全年銷售額已經接近17億元。

2021年,復旦微電子的市值更是超過400億,團隊規模從12人壯大到1400人,手握200多種擁有自主智慧財產權的產品。

復旦微電子可以說是整個中國半導體產業的縮影,隨著越來越多“復旦微電子”的誕生,中國人會徹底擺脫“卡脖子”局面。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