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價格炒至千萬,到被狗販送上餐桌,昔日東方神犬,留下一地狗毛

從價格炒至千萬,到被狗販送上餐桌,昔日東方神犬,留下一地狗毛

文/諦林 稽核/子揚 校對/知秋

提及藏獒,大多數消費者的印象想必都是“忠誠”、“凶猛”。

公開資料顯示,藏獒是起源於中國西藏的大型犬類,體型較大、警覺新高、領地意識強。

藏獒對主人極為忠誠,且對領地內的陌生人有著強烈敵意,被譽為“世界最凶猛的犬種”。所以,它是藏區遊牧民族公認的最佳護衛犬。

但不瞭解藏獒的人,根本想不到這種在我國藏區極其常見的犬種,還揹負著另一個形容詞——“昂貴”。

從價格炒至千萬,到被狗販送上餐桌,昔日東方神犬,留下一地狗毛

一條狗換北京二環一套房

早些年間,藏獒在藏區,如同中華田園犬一般,但不知為何藏獒的身價越來越高,天價藏獒的新聞更是層出不窮。

中國新聞週刊報道,曾經西安,有30輛賓士車列隊迎接藏獒落地;在青島,一條藏獒犬價值3000萬元;在北京,一條藏獒犬可換來二環內的一套房。

隨著藏獒的身價被越炒越高,不少藏區的牧民甚至賣掉了賴以為生的牛羊,專門靠養殖純種藏獒販賣賺錢。

殊不知,一場關於藏獒的“災難”正在悄然醞釀,昔日東方神犬為人類的貪婪和野心付出了代價。

從價格炒至千萬,到被狗販送上餐桌,昔日東方神犬,留下一地狗毛

東方神犬氾濫成災

當藏獒的價值傳遍整個藏區後,被利益衝昏頭腦的販子走上了一條歪路。

藏獒的體型的確比普通犬類大,但那種大到離譜的藏獒其實並非天生,而是人為。

據筆者瞭解,為了讓藏獒體型更大,狗販子會刻意灌食;為了讓藏獒保持更好的面部造型,狗販子甚至會對只有三個月大的藏獒注射肉毒桿菌,讓藏獒身上的皮肉能夠拉出來30多釐米。

此外,狗販子還會特別針對某些藏獒,利用其雜交,從而培養出市場上主流的獒犬。

從價格炒至千萬,到被狗販送上餐桌,昔日東方神犬,留下一地狗毛

那種體態如熊、毛髮爆炸的藏獒,已經與藏區純種藏獒的形態相去甚遠。

奈何外地人不懂且喜歡,所以2010年之前,藏獒價格居高不下,在2010年青海藏獒年交易更是高達2個億。

但藏獒是屬於藏區的犬,並不適合城市或者內地圈養,所以不少跟風的消費者在花高價買來藏獒後,養不了多久就會因為種種原因丟棄、送人,有的獒犬水土不服還會突然暴斃。

受此影響,2010年後藏區藏獒的交易額直線下滑,西藏3000多家繁育中心有三分之二關門停業。

從價格炒至千萬,到被狗販送上餐桌,昔日東方神犬,留下一地狗毛

當藏獒不再受市場關注,熱度冷卻後,藏獒販子也就沒有繼續養殖的必要了。

故而,在藏獒經濟沒落後的很短的時間內,有無數藏獒被狗場拋棄成為流浪狗,藏區藏獒氾濫成災。

從價格千萬到餐桌肉食

雖說藏獒天生屬於藏區草原,但當流浪狗越來越多時,對於當地的藏民以及外地遊客而言就變成了一個隱患。

這些流浪的藏獒不僅會無限繁殖、咬人,還是包蟲病的主要傳染源。

而且,藏區牧民信奉宗教中的“不殺生”,對於藏獒又心存善意,所以對這些流浪狗基本是保護的態度。

從價格炒至千萬,到被狗販送上餐桌,昔日東方神犬,留下一地狗毛

不過,這並非好事。據悉,多年來一直有狗販前往藏區逮捕大量流浪犬,去向不知,但不排除將這些犬送上餐桌的可能性。

長此以往,流浪狗的泛濫很有可能在未來的某一天因為某種原因引發大規模疫病;

而且流浪狗的繁殖,對於當地牧民、牛羊以及外來人員所造成的人身安全威脅也會越來越大。

從更嚴重的角度來看,流浪藏獒的泛濫會破壞藏區的生態平衡。由於沒有天敵以及群居的生活習性,流浪藏獒已經在擠壓雪豹、岩羊等保護動物的生存空間。

寫在最後

從千萬身價到餐桌上的一道菜,昔日東方神犬如今只剩一地狗毛,這是資本遊戲失敗的後果,最終可能要由人類付出代價。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