比“缺芯”問題更嚴峻,人才緊缺短期無解,18所高校入場打破僵局

比“缺芯”問題更嚴峻,人才緊缺短期無解,18所高校入場打破僵局

文/球子稽核/子揚 校對/知秋

晶片號稱“現代工業的糧食”,是眾多智慧產業發展的基石,其重要性不言而喻。由於我國晶片起步較晚,以至於我國晶片自給率非常低,只能通過大量進口晶片來滿足國內市場的需求。

根據此前海關統計的相關資料顯示,從2021年的1月份到10月份,我國進口晶片的產值達到了2.25萬億元。要知道,在2020年,我國晶片的進口額也只有2.4億元,但到了今年前十個月,在晶片進口額方面就完成了去年93%的晶片進口額,足以看出我國的缺芯程度。

比“缺芯”問題更嚴峻,人才緊缺短期無解,18所高校入場打破僵局

人才短缺比晶片更嚴峻

其實,我國晶片進口額持續增長,歸根結底還是國內晶片產業相對落後,自給率不足。在此背景下,中國積體電路產業也在不斷抓緊晶片的研發,以期能夠讓我國晶片的自給率進一步提升,打破對海外企業的依賴局面。

不過,在我國積體電路發展過程中,卻存在一個比“缺芯”更嚴峻的問題,那就是相關人才的短缺。

要知道,中國積體電路產業想要實現突圍,必須要有大量的人才作為支撐,畢竟,需要尖端技術只有相關人才不斷研究,才能自主。

比“缺芯”問題更嚴峻,人才緊缺短期無解,18所高校入場打破僵局

根據我國相關部門釋出的《中國積體電路產業人才發展報告》顯示,在2020年,我國有將近54萬人從事積體電路產業,而到了2023年,積體電路人才的需求將達到76萬人。這也就意味著,我國積體電路人才的缺口將擴張到20萬人,這個人才缺口可不是一個小數字,中國急需將這個缺口填不上。

比“缺芯”問題更嚴峻,人才緊缺短期無解,18所高校入場打破僵局

另外,在2021年未來科學大獎周-科學峰會期間,清華大學教授王志華就積體電路人才問題發表了演講,他表示,目前積體電路“人才荒”現象短期無解,到了2025年,積體電路人才的數量將增加至2020年的4.5倍。

其實,在筆者看來,這位清華教授並不是在給中國積體電路潑冷水,如果深入瞭解,晶片人才的短缺真的很難在短時間內解決。

短缺的原因

造成我國晶片人才短缺的原因有很多,其中人才培養難度大,是最重要的原因之一。眾所周知,積體電路屬於尖端產業,要求從事該行業的人才掌握電子設計、計算機、物理、自動化等不同領域學科的知識。

最關鍵的是,只有理論知識還不行,還需要進行實踐,而我國的積體電路產業有不完善,導致這類人才沒有良好的實踐空間,以至於,我國積體電路人才培養十分困難,甚至不少積體電路人才選擇轉行,比如金融領域。

比“缺芯”問題更嚴峻,人才緊缺短期無解,18所高校入場打破僵局

而另一個重要的原因在於,我國人才培養的體系落後。以往,我國的高校對專項人才的培養特別薄弱,導致許多高材生都不願意報考與積體電路相關的專業。

由於教學環境的原因,一些想要從事積體電路行業的人才都紛紛前往海外進修,加上海外積體電路產業比較完善,就業環境比國內更優越,直接導致了國內晶片人才的流失。

根據知名統計機構Thomson Reuters統計的資料顯示,在全球頂尖的100位材料科學家中,有8名科學家來自中國,但他們大部分工作地點都在海外,擔任多個高校的終身教授以及實驗研究員。

比“缺芯”問題更嚴峻,人才緊缺短期無解,18所高校入場打破僵局

18所高校入場打破僵局

對於積體電路人才短缺的問題,我國相關部門已經高度重視,並將積體電路專業設為一級學科,同時,還設立“交叉學科”門類,培養複合型全能人才。

同時,為了助力中國積體電路打破人才短缺的僵局,國內高校也相繼入場破局。

筆者從前瞻網獲悉,教育部官網釋出《2020年稽核增列的積體電路學科與工程一級學科學位授權點名單通知》,名單顯示,國內有18所高校將承擔起培養我國晶片產業高階人才的重任,比如清華大學、北京大學、北京理工大學、南京大學、浙江大學以及廈門大學等一級高校,為我國緩解晶片人才短缺的問題,起到重要的作用。

比“缺芯”問題更嚴峻,人才緊缺短期無解,18所高校入場打破僵局

與此同時,國內相關的積體電路企業也紛紛響應,與國內部分高校聯合培養人才,建立相關實驗室,為積體電路人才提供實踐的機會,培養出更符合行業需求的人才。

可以說,從學校到企業,已經實現全面聯動,正所謂眾人拾柴火焰高,相信我國積體電路人才的短缺會得到緩解。

比“缺芯”問題更嚴峻,人才緊缺短期無解,18所高校入場打破僵局

寫到最後

總的來看,雖然我國晶片人才短缺的問題短期無法解決,但是,這種情況會很快緩解,因為,在未來高校的幫助下,我國積體電路人才必然可以滿足產業鏈企業的需求。

並且,我國擁有最具潛力的晶片市場,這將給晶片人才提供展示自我的舞臺。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