票房現斷崖式差距,昔日國慶爆款淪為陪跑,只怪對手太強嗎?

今年也算是中國電影的一個傳奇年份了,已經出現了三部票房破40億人民幣的電影,分別是《你好李煥英》、《唐人街探案》和《長津湖》。這無疑是中國電影市場飛速發展的結果。

不過,在《戰狼2》橫空出世之前,恐怕沒有幾個人敢想象中國電影能有這樣的盛況。吳京真的是開啟了一個新的大門。現在,人們都放開了想象力,大膽探討著更大可能性,並進行著更多元化的嘗試。

票房現斷崖式差距,昔日國慶爆款淪為陪跑,只怪對手太強嗎?

一開始是拍跟吳京類似的戰爭片,如《紅海行動》、《湄公河行動》等,慢慢的,有導演開始嘗試非戰爭系列了,其中最具代表性的就是《我和我的……》系列。之前的兩部《我和我的祖國》和《我和我的家鄉》分別斬獲了31億和28億的票房,分別成為2019和2020年的國慶檔的票房霸主。

今年國慶,又上映了一部《我和我的父輩》。客觀地講,這三部電影並沒有很大的關聯性,它們的導演、演員、出品公司、發行公司等都很大的不同,電影情節方面更是沒有什麼相關性。相同的地方就是片名字首“我和我的”,然後就是組織形式相同,即由多個導演分別拍攝幾個不同的單元故事組成一部電影。

票房現斷崖式差距,昔日國慶爆款淪為陪跑,只怪對手太強嗎?

因為前兩部的出色表現,這個系列也被許多觀眾成為國慶檔的一大爆款。然而,今年這部《我和我的父輩》卻後繼乏力,雖然也破了10億,但較前兩部作品相比,算是斷崖式的差距了,跟同期放映的《長津湖》的40億相比,更是斷崖式的差距,在這個國慶檔淪為了陪跑。

對於這種情況,其實許多觀眾早有預期,因為《長津湖》真的是太強了,由“票房錦鯉”吳京主演,投資高達13億人民幣,場面巨集大,題材重大,火爆是可以預見的。但《我和我的父輩》淪為陪跑完全是因為對手太強大了嗎?個人覺得,影片自身質量和觀眾的審美疲勞也是原因。

首先,在導演陣容上,《我和我的父輩》就比前兩部縮水不少。章子怡和沈騰完全就是新人導演。導演這個活兒,再有天賦的新人也難以比過經驗豐富的老人的,何況前兩部都是由作品說話的知名大導。其實就《我和我的父輩》這部作品來看,徐崢和吳京的單元就明顯要好於章子怡和沈騰的單元。

票房現斷崖式差距,昔日國慶爆款淪為陪跑,只怪對手太強嗎?

當然,藝術的評價沒有什麼標準。有觀眾覺得章子怡的單元拍得好,但新導演的用力過猛還是顯而易見的。有人認為吳京技高一籌,但他的文戲也是明顯的短板。有人喜歡沈騰,但他的小品氣息還是太重,情節推進略顯生硬。有人說徐崢還是穩的,但也沒有很多新意。

其實看完前兩部之後,觀眾對這一系列已經有點審美疲勞了。倒不是說這個題材不好,而是沒有很大的必要去大銀幕上看。今年有諸如《理想照耀中國》、《功勳》等類似的單元劇,個人覺得,無論是思想性還是可看性都不亞於一部電影。觀眾在小螢幕上也能感受前輩們的情懷。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