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文/紫依

最近最熱的電影,非《長津湖》莫屬;

最熱的主旋律電視劇,絕對是《功勳》。

這部劇的主題是理想照耀中國,為了“慶祝中國共產黨成立100週年”而拍攝的單元劇。

開播後,不但這些功勳的事蹟讓觀眾們深受感動,就連演員們都貢獻了不少話題。

比如倪妮身為妻子,在丈夫封閉式研發時,她獨自一人冒著大雨,挺著大肚子,拎著待產的大包小包,走去醫院生孩子;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她那滿頭大汗,忍著陣痛的樣子,讓人動容。

在沒有老公的日子裡,她可以自己修燈泡,自己帶兩個娃,自己生活,活成一個女強人;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這就是那一代功勳家屬的縮影。

而最新開播的《黃旭華的深潛》單元,鄭曉龍導演,黃曉明成功去油,42歲的陳好復出,都成功引爆了話題。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是的,因為這些科研功勳的付出,才有了新中國的今天;

也因為好演員的精彩演繹,讓我們更深刻地理解他們的不易和艱辛。

看完“第一代核潛艇總設計師”黃旭華的片段,我感慨萬千。

為什麼他能成為第一代核潛艇設計師?

他有哪些高貴品質?

在研發過程中,他克服了哪些障礙?

讓我們一起走進這個單元。

(1)未知全貌,不說空話,為了科研,有點軸

黃曉明飾演的黃旭華,全程參與了中國第一代核潛艇的研發,親眼見證了從1958年初,到1988年深潛實驗成功的過程。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人生,有多少個30年?又有多少個60年?

從最開始的天方夜譚,到中途的專案擱淺,他一人留下來蟄伏,再到最後的自主研發成功;

這30年,他帶領著一群從未見過核潛艇為何物的年輕人,實現了從零開始的突破,走過從無到有的艱難歷程。

當於所長(王曉勇飾演)在一群言辭激烈,嘰嘰喳喳的科研人員中,看到靜坐在一旁的黃旭華時,他是驚訝的。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核潛艇是一個重大專案,得到國家的大力支援,正當所有人都群情激昂地暢所欲言時,黃旭華不發一語。

為何?

因為他未知全貌,不說空話。

一沒見過真正的核潛艇,二不知道所有的科研資料,三無實用的計算工具。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在這樣三無的條件下,談何研發?

在大躍進時期,領導要求3年內完成整體研發。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所有人都知道,這是一個不可能完成的任務,可是無人敢帶頭否定,就怕當那個出頭鳥。

可是,黃旭華不管不顧地衝進所長辦公室,說3年絕對不可能,而且還必須有一個水池供試驗。

是的,原先挑頭說要去找領導彙報的人,在關鍵時刻退縮了,只有他挺身而出。

非常巧的是,那個人恰好是他的好兄弟嚴保國。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他倆的關係有多鐵?

他們是從小到大的交情,而且都是核方面的專家,兩家人一直交好,一個女兒叫海燕,一個叫海霞。

從上級答應他們的水池實驗計劃後,兩家人得以特批住在一個四合院裡,終於不用忍受親人分離的日子,他們抬頭不見低頭見,彼此關係非常鐵。

核潛艇是個複雜龐大的系統工程,其研製難度也不是常規的潛艇可以比擬的。

當時,他們沒有計算機可以計算核心資料,於是就用算盤和計算尺,甚至是用磅秤來解決重量問題。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一個算盤如果每天算,一天二十個小時不停地算,需要兩百萬年才能算出來”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而他和嚴保國兩人待在那個水池裡,腳都快泡爛了,天天計算資料,結果有一天卻被突然通知,核潛艇專案下馬。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這樣的結果有如晴天霹靂,畢竟他們一幫人已經投入這麼多的時間精力,犧牲了那麼多,突然叫停誰也接受不了。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可是當所長解釋,只是推遲,不代表取消。

因為研發核潛艇,畢竟不是真正關係到國計民生的大事,只能在資源有限的當下,退居二線。

幸運的是,黃旭華作為唯一的科研人員,留下來鎮守大本營,繼續孤軍奮鬥,保留研究成果。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3年後,計劃重啟,原班人馬迴歸,黃旭華代表上臺,給大家闡述3年來的成果時,他只說了一件事。

同時期,美國研究成功並且下水試驗,可是卻因為不明原因發生漏水,全組100多名人員全部隨著核潛艇沉入海底。

黃旭華實在嗎?

他是太實在了。

他不是急著告訴大家,這事兒有多麼可行,而是提醒,哪怕成功了,一旦發生微小錯誤,大家是極有可能喪命的。

經過3年的蟄伏,黃旭華對核潛艇有了新的想法,那就是不做常規核潛艇,要做水滴型。

這個計劃最初,未能獲得直接上級的稽核通過,畢竟計劃剛重啟,常規意味著保守,創新則有可能會失敗。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可最後,他的堅持和紮實的科研資料,打動了領導,他也隨之成為主要設計師,一時風頭無二。

在1970年12月26日,中國第一艘核潛艇順利下水之前,還發生了個小插曲。

他們造出的第一艘試驗船,比預計的重了134噸。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一向好脾氣,少說話的黃旭華, 控制不住情緒地怒吼,134噸是什麼樣的概念,是要沉海底嗎?

這些細節看起來特別小,然而,知微見著,正是他的嚴謹認真,才使得他能夠成為總設計師。

(2)忠孝難以兩全,搬起磚頭,卻無力抱你,甚至連朋友都會反目

在黃旭華一心撲在科研的過程中,他的親情、友情、愛情幾乎都遇到過考驗。

因為核潛艇專案是機密,所以,他不能對外透露一點點資訊;

就連老婆李世英這邊,也是組織上經過深思熟慮才單獨通知她,最後用集中隔離居住的方式,解決他的個人生活問題。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他們兩人的通訊讓人動容,一個“勿念”包含了許多資訊。

她雖不知他在做什麼,知曉自己的擔憂,也明白他的想念,卻願意信任黃旭華,讓他勿念。

她不問,不說,不責怪,只是做好自己的本分,讓他安心工作,全身心地理解和支援他,自稱為“勿念”。

女兒出生後,黃旭華就再也沒能回過家,甚至回到上海,都是過門而不入。

當組織突然准許他回去探親時,他都不敢相信。

那麼短暫的一次碰面,夫妻倆一夜無眠,坐著聊天。

而女兒,更是“她從來沒有這樣晚睡過”,因為孩子第一次見到爸爸,長這麼大,沒用過這個稱呼。

孩子委屈,羞澀,怕生得不敢說話的樣子,還有那撅起的小嘴,黃旭華哄了好久,她都不肯與之親近。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我想,那一刻,他是心酸的。

可就在隔天上午,他要返回組織時,女兒突然從窗戶裡探出頭來,怯生生地喊了一聲“爸爸”,黃旭華抬頭一望,瞬間眼含熱淚。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講真,那一刻,我也破防了。

我是個小女人,跟我說那麼多家國大義,一幕幕地切換實驗室的鏡頭,還原他們討論的場景等等。

一晃三五年之類的,我都沒有太多的感覺,可是孩子不同。

黃旭華離家時,孩子還小,回來時孩子都能跑能跳,會說話了,而且還怕生。

那句爸爸,充滿了對他的不捨,可他還是必須要走。

關於描繪夫妻感情,劇中用了一個理髮的場景:同樣的人,不同時間,不同地點,做著同樣的事情。

剛開始,妻子還是扎著麻花辮的大姑娘;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一轉頭,她已經是人妻;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再一看,她已經是孩子她媽;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時隔多年,當他的髮際線後移,出現白髮,而她也不再年輕,戴著老花鏡才看得清時,他們老了,可是計劃成功了。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據說,理髮這一幕,恰恰是黃老和妻子李世英之間的日常,無論時間變幻,他的頭髮永遠都是妻子給理的。

這份伉儷情深,讓人羨慕。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而一心撲在事業上,遵循職業操守的黃旭華,整整30年,不敢私自回老家探親。

他也因此,錯過了見父親的最後一面,甚至也學成後,從未能在母親身邊盡孝。

當他收到父親去世的電報時,他哭了。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這是一種無奈,又是一種愧疚。

“如果他申請回家祭拜,組織上一定會同意,但也會很為難,他相信父母一定會理解並支援的”。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自古忠孝難以兩全,可黃旭華看來,“對國家的忠,就是對父母最大的孝。”

吹口琴這一點,算是黃旭華精神寄託的一方面。

他傷心的時候吹,表達思念;

他開心的時候也吹,哄女兒。

他話不多,一切都通過口琴來表達了。

而友情方面,他們兩人也曾因為工作上的看法不同,起過嚴重的衝突。

為什麼呢?

前面說過,他們都是領域裡的專家,因此在核潛艇外形方案上,一個主張水滴型,一個主張常規型,分別代表兩個極端。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在領導已經指明讓嚴保國做常規型彙報材料的時候,他在所長的指示下,偷偷準備了一份水滴型的方案,並且得到認可。

在工作上,無論誰遇到這樣的問題,都難以釋懷。

於是嚴保國與黃旭華反目成仇,他不但消極怠工,還禁止兩家人再往來。

面對這樣的問題,黃旭華明明沒錯,卻甘願把自己當年的”先進個人“榮譽讓給嚴保國,只因自己心有愧疚。

這樣的格局和胸懷,著實令人佩服。

知道真相後的嚴保國,這才釋懷,兩人重歸於好。

可以說,這些點點滴滴的細節都為我們,勾勒出一個完整的黃旭華。

他是真實的,飽滿的,不是遙不可及的。

(3)黃曉明哭戲感人,陳好不愧是永葆青春,演技絕對線上

講完黃旭華的故事,就不得不提一下兩位主演,黃曉明和陳好。

自從黃曉明的成名作《大漢天子》之後,他似乎一直跟霸道總裁過不去。

拍《上海灘》吧,霸氣,油膩有餘;

演楊過吧,他那浮誇的演技,讓金庸老先生都表示看不下去。

可黃曉明一旦拋開霸總,演個親民的,比如《中國合夥人》的成冬青;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再比如演個平民英雄,《八佰》、《無問西東》、《風聲》、《烈火英雄》中的平凡救火英雄江立偉,他就分分鐘出圈,該拿獎時絕不手軟。

他之所以油膩,只不過是選了不適合自身氣質的角色而已,一旦接地氣起來,那演技絕對槓槓的。

比如這次的黃旭華,他兩次哭戲,都讓我代入感極強,點贊。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至於陳好,她唯一被眾人所熟悉和喜愛的,就是“萬人迷”。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因為之後她就嫁人生子,幾乎半退圈的存在。

所以,此次,她十幾年後突然再復出,接的還是這麼正派的角色。

可見,人不在江湖,江湖自有她的位置。

而她的演技和人物形象,一點都不拉垮。

誰能想到,曾經有些驕傲,口出經典的萬人迷,搖身一變為品德高尚、品質優秀、品味雅緻的“三品夫人”,一點都不違和。

《功勳》之黃旭華:聽到多年未見的女兒喊“爸爸”,我瞬間破防了

好的原型人物,加上會講故事的導演,再配上會演戲的演員,最後帶來《黃旭華的深潛》。

結語

今年以來,主旋律的劇,不再是曲高和寡,而是接地氣。

真心希望“主旋律能夠成為新主流”。

我是紫依,歡迎關注

閱讀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