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建斌和梅婷的《不惑之旅》:中年人的故事,到底有多難?

文/紫依

最近在追一部劇,雖然它水花不大,卻直戳我心,那就是陳建斌和梅婷的《不惑之旅》。

從11月16日上線至今,豆瓣仍未開分,僅1179人想看,熱度低得不像話。

但它卻值得所有中年人看一看,因為主題恰恰就是“不惑”之旅。

不惑,顧名思義,就是不惑之年發生的事。

男主陳建斌,女主梅婷,劇裡沒有一個小鮮肉,也沒有流量演員,壓根找不到帥哥美女,講的就是一群的故事。

陳建斌和梅婷的《不惑之旅》:中年人的故事,到底有多難?

電視劇一開頭,就是馬列文(陳建斌飾演)和簡單(梅婷飾演)在大雪紛飛的天氣裡,被困在一座伐木工人的小屋裡。

這是他們人到中年,異國他鄉的一次困頓之旅。

原本是去托爾斯泰紀念館,不料卻因暴雪封路,他們順便來了一場心靈之旅。

在此之前,兩人的生活簡直是一團亂,各有各的不如意。

(1)中國版《簡愛》,卻又總是峰迴路轉

馬列文住在大別墅,脾氣差得可以,對人的態度也極為傲慢。

他說話耿直,是個骨子裡有點文藝氣息的書店老闆。

他的岳父是學校的校長,妻子因躁鬱症住在療養院裡,大女兒出車禍去世,小女兒滑雪的時候摔斷腿。

而他身邊還有一個紅顏知己林婉柔,工作上的事情聽他的,生活上的大小事物卻由她作主。

因此,他們家的阿姨是她請的,事事向她彙報;

家庭教師也是她安排的,事事張羅。

也許,一切看起來很完美,可馬列文卻一點都不幸福,相反,他有點可憐。

因為岳父時不時以長輩的身份來提醒他,但他從未透露,他們已經離婚。

陳建斌和梅婷的《不惑之旅》:中年人的故事,到底有多難?

女兒倔強鬧脾氣,趕走無數個家庭教師;

而紅顏知己林婉柔彷彿監控著他的生活,他一點都透不過氣來。

而且,他還有一個小叔子,整天遊手好閒,總希望從他這兒騙點什麼。

當我們代入他的視角時,你會發現,哪怕住在大別墅裡,他生活得一點都不開心。

陳建斌和梅婷的《不惑之旅》:中年人的故事,到底有多難?

因為他割捨不下對妻子的責任,明知她出軌,兩人之間沒感情;

明知她有心理疾病,兩人已經離婚了,他仍然願意照顧她,甚至希望一家團圓。

而女兒,也許他能猜到,並不是親生的,可他依舊願意視如己出。

陳建斌和梅婷的《不惑之旅》:中年人的故事,到底有多難?

他也明白,自己並不喜歡林婉柔,不喜歡那種被控制的感覺,可生活已經一團亂了,他又依賴這種有人管的日子;

另一面,自己視為生命的書店又經營困難,股東隨時威脅著要撤資,商場安排他讓出店面;

這時候,簡單以家庭教師的身份,意外地闖入他的世界,一切開始慢慢地改變了。

別墅,瘋妻子,家庭教師,這3個關鍵詞加在一起,完完全全就是中國版的《簡愛》。

可它又與小說不同,因為簡單是生活在現代社會的人,她還有自己的故事。

(2)簡單的清高自傲,遇上傲慢的馬列文,又像是《傲慢與偏見》

梅婷飾演的簡單,是一個縣城中學老師。

為了一個談了8年的男朋友,她辭職來北京準備結婚,結果男友馮春生,卻因為追求事業發展,和自己公司老闆的女兒卓曉婷曖昧不清。

陳建斌和梅婷的《不惑之旅》:中年人的故事,到底有多難?

機緣巧合下,她進入馬列文家,當家庭教師以貼補家用,卻也改變了兩人的生活軌跡。

一開始的簡單,是有些教師特有的傲骨的。

馮春生當初執意要留在北京讀博,只有本科學歷的她,沒有拿父母對他進行道德綁架,這段感情,她一等就是8年。

原本,她在縣城中學當語文老師,馬上就要評高階職稱了,孩子們非常喜歡她,就連校長都勸她再考慮一下。

可她放著大好前途不要,打定主意就辭職投奔男友。

他們一起出錢在郊區買了房子,準備領證。

可是馮春生退卻了,在前途和責任面前,他選擇了“公平競爭的機會”。

變故發生後,簡單沒了工作,沒有愛情,大好青春被耽誤了8年。

婚沒結成,爸媽也沒臉在老家生活下去。

陳建斌和梅婷的《不惑之旅》:中年人的故事,到底有多難?

原本馮春生想把房子給她,作為補償,就連她爸媽都覺得,這是她該得的,她爸還厚著臉皮替她討回來。

可是她偏不要,她只是要回了自己出的16萬首付,就這樣跟馮春生瀟灑地切斷了聯絡。

對於這事兒,我覺得她是假清高。

這8年的青春,以及原本在老家安安穩穩的教師生活化為烏有,馮春生是虧欠她的,這房子原本是她應得的。

不僅如此,她在馬列文家當家庭教師,卻大發善心,替保姆董姐代班。

陳建斌和梅婷的《不惑之旅》:中年人的故事,到底有多難?

她的越界和清高,其實是矛盾的。

而馬列文恰好需要一個可以信任之人,讓他對現狀進行反抗,於是兩人一拍即合。

當然,最初的他們,是互相看不上對方的。

陳建斌和梅婷的《不惑之旅》:中年人的故事,到底有多難?

馬列文態度傲慢,嘲笑簡單只是縣城的老師,認為她沒什麼文化,就連她看托爾斯泰的書,他也要調侃她看不懂,覺得對她來說太高深;

而簡單因為他是有錢人,而且這份家教是情敵介紹的,就認為他們是一類人。

彼此之間因為傲慢與偏見,完全談不攏。

可就是這樣兩個人,在對彼此生活現狀不滿意的情況下,開始互相激勵著對方,對周圍的一切大膽抗爭。

而不惑之旅就這樣開始了。

(3)不惑之旅,說到底是中年人對困頓現狀的反抗

兩人相遇前,馬列文既想對前妻負責,又在乎女兒,還貪戀著紅顏知己的幫忙,結果自己活得像個提線木偶,什麼也決定不了。

陳建斌和梅婷的《不惑之旅》:中年人的故事,到底有多難?

而簡單,單純天真,一心信任前男友,拋下一切投奔他,結果全成一場空。

他們彼此都不年輕,早已過了追求愛情的年齡,可仍然想要積極地生活下去。

於是,他們開始掙脫著一切束縛,隨心做出自己的選擇。

馬列文甩掉林婉柔提供的一切幫助,強行拉著幫忙。

陳建斌和梅婷的《不惑之旅》:中年人的故事,到底有多難?

他力排眾議,爭取出版愛德華的書,開掉保姆和助理,甚至一意孤行地堅持書店的理想;

他還把偏執的前妻重新送回療養院,嚴詞拒絕小叔子不合理的要求。

這個生活的主動權,又重新回到他手上了。

於是,在簡單的幫助下,他的眼疾治好了,女兒的腿又能重新站起來了,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走。

陳建斌和梅婷的《不惑之旅》:中年人的故事,到底有多難?

而簡單,因為他的點撥,果斷拒絕了那段將就的婚姻,選擇重新開始。

比起她身體力行的幫助,馬列文是給她生活上的指引。

比如那套婚前房產,當簡單堅持不想要時,馬列文只說了一句,你爸媽都比你清醒,這房子就你的。

可是她不聽,把自己逼入死角。

但馬列文依舊沒有干預,他只是把自己閒置許久的房子,出租給他們一家子,作為容身之所。

陳建斌和梅婷的《不惑之旅》:中年人的故事,到底有多難?

事後他一語道破天機,你為了讓自己離開的姿態好看一點,你不要那原本就該你得的房子,明智嗎?

其實,許多女人在被背叛的時候,只想著離開,切斷聯絡,希望以此來減少自己的傷害,卻不知道,分手費原本就是自己該得的,沒必要裝清高。

就像《北轍南轅》裡的小雨,她和男友在一起五年,都快結婚了,她才發現他根本還沒和妻子辦好離婚手續。

陳建斌和梅婷的《不惑之旅》:中年人的故事,到底有多難?

當她得知真相後,二話沒說就選擇斷聯消失,可也心安理得地拿了對方存進賬戶裡的5萬美元。

這樣的清醒才是對自己的負責,反之,把自己搞得很狼狽,受了一身的傷,又是何必?

馬列文的清醒,真的點醒了不少像簡單那樣“拎不清”的中年女青年。

後來,簡單在私立學校裡,不畏強權,不願意向不講道理的家長道歉,寧可丟掉這份來之不易的工作也不低頭。

馬列文像人生導師一樣,再次問她,你作為校方管理和家長矛盾的犧牲品,這樣值得嗎?

對於你在乎的公平,離開根本解決不了問題,只有留下來才有機會改變。

就這樣,簡單明白了什麼叫委屈求全,等待時機。

如果說,前期是簡單救贖了馬列文,那麼後期,馬列文則是簡單的貴人。

結語

他們之間的對話,總給人一種醍醐灌頂的感覺。

就像彼此拿著托爾斯泰的經典名著,討論書中的人物設定,甚至以此評判對方時,都給我一種久違之感。

作為一個文化人,讀名著,朗讀其中的片段,與朋友一起討論書中的情節,都是學生時代才做的事情。

而現實生活中,夫妻之間早已被柴米油鹽的瑣事所淹沒,精神交流極為空缺。

馬列文和簡單之間的感情,不像年輕時的愛情那般濃烈,更不像中年人平淡而無味搭夥過日子;而是我們一直以來所期盼的,接地氣的精神伴侶。

如果,我們對現狀也不滿意,是否有勇氣,或者能那麼幸運地遇到一位知心人,彼此扶持著一起共度難關呢?

這也許就是《不惑之旅》總能在不經意間觸動我心絃的原因吧。

大家不妨一看。

閱讀全文